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讲堂>讲座留存
字体:

【录音整理】第274期:彭林——礼乐双修与君子之道

2017年03月12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发布者:

    【彭林:】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今天和大家一起交流的话题是怎么样成为一个君子。在清华大学建立之初,梁启超先生到清华做过一个著名的讲演,题目就是君子。孔子在《论语》中对学生的要求,不要做小人,要做君子。所谓君子,是完成了人生修为的人。我们每一个人都渴望成为君子,远离小人,那么怎么样成为君子呢?在中国文化理念,你要礼乐双修,那么你才会有君子风范。今天围绕这个问题,我来谈一些自己的看法。现在大家都在谈东西方文化,大家想过没有,作为世界上两大文明体系的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拿在一起比较,两个文化都将它归结为一个字,或者是一个词,那将是什么?这里就要提到你们广东人梁启超先生了。他比较东西方文化,将中国文化归结为重礼制,西方文化归结为重法治,一个是礼、一个是法。我们学术界的泰斗钱穆先生对梁先生这一结论非常认同,他说此可谓深得文化分别之大旨所在,换而言之,只有真懂文化学的人才能将两个如此复杂的体系归纳的这么清楚。

    我们要了解中国文化,必须要了解礼,为什么礼可以治国,这里面有很多的问题。在讲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提出一个概念,这就是半人时代。这个说法不是我发明的,这是梁启超先生的公子,也是我们清华的前辈梁思成先生提出来的。1948年梁思成先生有一个谈话,他批评现在的大学教育,学文的不懂理、学理的不懂文,人类的知识是一个整体,可是我们在学校里出来只知道一半,梁先生批评这是一个半个人的时代。今天我要借这个概念,来表达一个更大范围里面的话题。大家知道现在我们的社会到处都在谈发展,发展工业、发展农业、发展科技、发展经济、发展国防,让你眼花缭乱。大家想过没有,现在所谓的发展都局限在一个领域里,这就是物质文明领域,甚至有一种倾向,我们将物质领域的发展看作是人类发展的主要任务,这就反映我们进入了群体的迷失,物质当然要发展,但是对于一个社会来讲,最根本的发展是人自身的发展。我们人是万物灵长,是社会的主体,只有人发展好了我们社会才能从根本上发展,如果我们不注重或者根本放弃了自身的发展,只追求物质的发展,那么可以肯定的说,幸福指数会很低很低。为了进一步将这个观点说清楚,先来看一看历史,人类社会是怎么发展的,以后应该怎么发展。

    在我看来,人类社会的发展实际上这又有两步,第一步是体制的发展。大家看一张图,人类是从一种生灵古猿进化而来的,到目前为止古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所见到的年代最早的古人类头骨是在东非肯尼亚发现的一件编号为1470的头骨,它的测年距离现在大概200万年。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缓慢的走上了向人发展的道路,可以看到这前面哪儿像一个人呢?不像人。它们身上一部分像猿,一部分像人,亦人亦猿,所以我们把它叫猿人,北京猿人、印度尼西亚爪哇猿人、德国海德堡猿人,这是一个半人时代。一直到距离现在1万年左右,人在体质上的进化完成了,现在有一个很热的学科这就是人类学,里面有一个分支就是体质人类学。体质人类学家认为我们人是唯一一种能够直立行走的人,北京周口店有北京猿人遗址,距离现在大概是四五十万年。在清理猿人洞的时候发现山顶上还有一个洞,里面也住着人,这就是山顶洞人。山顶洞人生活的年代距离现在大概是1万年,著名古人类学家裴文中先生说山顶洞人跟我们长的一模一样,他长上我们的衣服到王府井你认不出来,他们在体质上的进化已经完成。大家就要问了,体质上的进化既然已经完成了,此后人类是不是只要追求物质文明,享受物质生活,就可以了呢?不对,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就是我们人是万物的灵长,有复杂的思维,有精神家园。而这颗心包藏在身体里面,这颗心的进化和体质的进化不同步,它很迟缓、滞后,所以当我们体质上的进化完成了,我们这颗心的进化远远没有完成,而且由于我们是从动物进化而来,所以我们那颗心不可避免、或多或少残留着动物的野性。大家想一想为什么我们生活中一个一个都是人模人样的,做出来的事情、说出来的话不那么像人呢?

    我在清华开了一门课《中国古代礼仪文明》,第一堂课就有学生问你这个课有什么用,我说让你有一个人样,这就是我这堂课的作用。由于我们夹杂着动物的野性,而动物那种散漫、无序、残暴、贪婪,这样一些因子就残留在我们的心里面,是我们社会不和谐、人的表现不和谐,所以现在我们不是一个理想社会。我认为到现在我们处在又一个半人时代,体质像人,但是心的进化没有完成,也在亦猿亦人之间。只有当我们所有人的心灵,或者说思想,或者说精神,都彻底完成了用理性来替代野性这样一个过程,我们人的进步就完成了。毛泽东主席当年有一篇文章《纪念白求恩》,他说我们要学习白求恩同志,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这话说的很好,我们现在总体来说不那么纯粹,因为我们那颗心的进化没有完成,什么时候我们的心已经被道德、理性充满了,动物的野性都被剔除了,我们人类的进化才算完成。这里我要提醒大家,不要以为你化妆、整容、穿名牌,觉得自己就是俊男靓女了,不是,这是很肤浅、很表面的,我们要时刻想到怎么样成为君子、怎么样成为完人。

    社会的发展有时候很曲折,大家知道在春秋时是一个乱世,司马迁写《史记》,最后一篇就是《太史公自序》,里面讲到春秋242年发生了一些什么样让我们惊心动魄的事情,这就是““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候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弑不是杀,它要比杀的意义要单纯,是专门造出来的一个字,儿子将父亲杀了、弟弟将哥哥杀了、大臣将国君杀了这就是弑。儿子能将爹杀了,这是畜牲都做不出来的事情,但是人能做出来。“察其所以,皆失其本已。”之所以如此,是什么原因呢?是做人的根本已经丢了,人已经不像人了,人像畜牲了,人的那种动物野性被张扬到前所未有、骇人听闻的高度。孔子很忧虑,他说了一句很发人深省的一句话,“鸟兽不可与同群”(《论语·微子》)我们是人啊,是万物的灵长,怎么能够将自己贬低到跟鸟兽是一群、一伙的这样一个地步去呢?这个命题很重大,后来孔子的弟子七十子及其后学起来讨论一个问题,人不能跟鸟兽同群,人已经长成人的样子了,怎么说这个人已经变成禽兽了呢?就有一个命题,人与禽兽之别究竟在哪里,人跟禽兽的差别当然很多,但是根本差别在哪里?他们在讨论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什么。我们读《礼记》就发现那个时候曾经展开过一场轰轰烈烈的讨论,有的人说人会说话,儒家不同意,认为这不是本质区别。我们与动物的区别要找本质区别,比如我们跟大猩猩这样的动物,在动物的解剖学上我们与它们几乎分不开,都属于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哺乳动物纲、灵长类目,我们是在一个格子里呆着的,你说大猩猩身上很多毛,你身上毛少,这在动物分类学上是没有价值的。会说话呢?儒家也不同意这是本质区别,因为鹦鹉也会说话,一只好的鹦鹉说的话比你们家一岁多孩子还要多,但是你能在户口本上写上它吗?大猩猩也能学说话,能够使用简单工具,但是我们知道这不是飞禽就是走兽,跟我们不在一个档次。

    人跟动物的根本差别在哪里呢?儒家认为人是按照礼的要求来生活的,而动物不能。儒家说如今长的像一个人,身上没有礼,虽能言,再能说会道,可是他那颗心是禽兽之心,也就是我刚才讲到的,包在身体里的那颗心进化的太差。所谓礼,就是按照道德理性的要求制定出来的典章制度、行为规范,人是按照礼的要求来生活的,在我们生活中充满了礼,而畜牲没有。你有没有看到那只狗或者是猪彼此之间行礼?它们会礼让吗?它们会排队吗?没有,只有人能够做到,所以人是有道德理性的,表现就是有礼。圣人不是神仙,是特别智慧的人,他看到这一点很重要,生怕人会堕落到、倒退到禽兽的队伍中,所以他们制定了礼拿来教大家,让我们每一个人知自别于禽兽。这个话大家仔细想一想,什么是文化自觉、什么是文化自尊,就在这句话,不需要通过法律强制手段,恐吓的、惩罚的手段,而我们在文化上觉醒了,应该跟禽兽拉开距离。大家想一想,在外面如果不排队的话,你像个人还是像那边那个东西呢?随地吐痰没有公德心,那你还是人吗?知自别于禽兽这句话太重要了,弄不好我们就禽兽不如了。

    中国人特别看重礼,有礼、没礼这不是差一点点。宋朝的时候有两个思想家,兄弟俩,程颢、程颐,他们认为在我们这个社会中的动物可以分成三个层次,从低到高,分别是禽兽,再高一点夷狄,野蛮民族,再高一点我们中华的华夏民族。这三个层次拿什么来划分呢?就是看礼,禽兽完全没有礼,野蛮民族已经走出了禽兽的队伍,但是礼还比较肤浅、比较原始,但是已经有一些了。华夏民族经过上千年的发展,生活富了,生活有品质,我们很高雅,我们是一个优秀民族,我们有一整套礼。这个东西不能丢啊,他们说礼一失,你将礼仪丢掉了,好了,就不像华夏,一看怎么你像一个夷狄之邦的人,野蛮民族。如果你到了野蛮民族还不踩刹车,还一味任性放纵,那你就是禽兽。说到这里,有一句话我真的忍不住要问问,大家闭上眼睛想一想我们现在在什么层次?可能大家不服气,我们当然是最高层次,你有礼吗?现在到街上去看一看,游客到世界各地,为世界各国的经济做了巨大贡献,但是人家说你好吗?全世界游客按照印象好坏排序,我们排在170多名。你是文明民族吗?怎么你们身上都看不到礼呢?礼对我们来说特别特别重要,讲中国文化一定要讲礼。钱穆先生说,要了解中国文化必须站在更高来看到中国之心,中国的核心思想就是礼。现在我这么一讲大家思想准备不足,可能还不太能理解钱先生这个话,今天就给大家掰开了揉碎了来说一说里面是什么道理、为什么这么说。

    在西方文化里的礼是上流社会交际的一种手段,社会上有一些教西方礼仪的,什么叫礼?握手夹角35度,具体多少度我记的不太准了,比如35度,握的时间3秒,用的力两公斤,这是西方人所说的礼。我们中国人说的礼远远不是这么肤浅的东西,我们中国人说的礼和道德理性是同一个词,看看古书里所说的,“礼也者,理也。礼者,理之不可易者也。”(《礼记·乐记》)符合道德理的礼性要求制定出来的东西,为什么必须遵守?因为它符合道德理性,社会怎么发展它都不会改变,因为道德理性是一个恒定的东西,形式可以变,但是它的内涵是很好的。在中国儒家所有的理念、它的思想,它改造社会的方法,都是要通过礼来将它变成社会现实,将礼落到每一个人身上,每一个人身上都有礼,这个社会就充满道德理性。以前有文化的人没有不读《礼记》的,《礼记》四十九篇中有一篇是《礼韵》,儒家终极的政治理想建立天下为公的大同世界。我们人与自然怎么相处?大家也可以到《礼记》里看一看,有一篇是《月令》,12个月该做什么事,我们要跟自然怎么相处,春天不能掏鸟窝、不能捕捉怀了孕的兽、不能砍伐幼树,在古代这些都是礼。人跟人怎么相处是礼,个人怎么修身还是礼。

    《礼记》里有这样一段话将这个问题说的特别透彻,“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辩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宦学事师,非礼不亲。班朝治军,莅官行法,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祀,供给鬼神,非礼不诚不庄。”我们所讲的道德仁义,如果离开了礼,这个道德仁义怎么成就呢?我是一个很仁义的人,但是我没有礼貌,这个仁义我们怎么能感受到呢?风俗很坏,有很多需要我们去教训、教育的东西,离开了礼,你怎样能够将它完全都做到呢?两个人分争辩讼,没有礼又怎么能决断谁是谁非呢?我走到你家里一看,怎么爹像儿子,或者这个爹像孙子,孙子怎么像爷呢?礼都完全颠倒了,爹不像爹、儿子不像儿子,这个家庭是发展不好的。中国人讲伦理,这些东西要通过礼才能变成现实。跟着老师学习,没有礼的话,师生就不亲近了。班朝治军、莅官行法,没有礼的话,威严就立不起来。祭祀鬼神,没有礼就是嘻嘻哈哈的。按照礼的要求去做,这就非常庄重、非常真诚。礼仪贯穿中国人社会的一个核心。

    下面具体看看礼体现了哪些特别好的东西?首先久已要讲到礼主敬。礼最核心、最主要是教我们尊重或者说尊敬,有一次我在央视做节目,奥运之前,节目请来了四五个嘉宾,我旁边那位嘉宾是外交部礼宾司司长,他跟我聊,他说彭教授,这个礼说一千道一万就是表达尊重。我说你说的太好了,但是我要告诉你,因为礼宾司基本上都是西方礼仪,中国在两千多年前的《孝经》就明确说了,礼这个东西敬而已矣,表达对对方的尊敬而已。大家说为什么要尊敬呢?凭什么要我尊敬他?道理是这样的,人类社会和禽兽不一样在哪里呢,人是一种群体性的动物,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要有社会分工,社会越发展分工越细密,人与人之间互相依赖就越强,谁也离不开谁。我今天坐在这里,大家想一想我要依靠多少人。我身上的衣服不是我做的,我要靠裁缝;这个布不是我织的,要靠织布的人;我中午吃顿饭,米不是我种的,菜也不是我种的,也不是我烧的。我们一刻也离不开这个群体,这就决定了我们是同类,我们只有互相尊重才能够有高度的和谐,我们不能像乌眼鸡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一辈子生活在无穷烦恼当中。西方讲强势,我的快乐要建立在你痛苦的基础上,我将你踩在脚底下,我胜利了、我成功了。而中国人讲仁爱,中国人主张人与人要互相尊重,这个尊重要从我做起。我总看到你身上一定有值得我学习的东西,我将我内心对你的这一份敬意要通过肢体动作、语言表达出来,让你感受到我很尊重你,当然我也希望你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我,这样我们就达到了一个更高层次的平等和尊重,这是中国人的理念。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老年人对孩子的基本要求就是要有礼貌,中国人讲尊重,这是中国人的文化,没有侵略性,追求和谐,和谐是我们追求的一个最高境界。大家平时想一想,我心里有没有这个理念,要尊重。现在很多年轻人在家不尊重父母、在学校不尊重老师、在社会上不尊重领导,但是他希望所有人都要尊重他,问题就出在这里。而且礼还要求我们怀有敬意,所以《礼记》四十九篇第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毋不敬”。现在世界上各大宗教拿出来标榜最核心就是大爱,基督教说它是大爱,佛教也说自己是大爱。我认识一些朋友,很年轻,皈依了佛门才几天,见到我就想给我上上课。彭老师啊,佛教教导我们,人要有恭敬心。我说太对了,这个话两千多年前先贤就告诉我们毋不敬,对人、对己、对家庭、对我们的民族不能有不敬之心,有了恭敬心你就会感到精气神是提着的,如果你没有这个意识,你的精气神是散的。中国人教育大家要低调,自己的成绩再高也要低调,对别人要有充满的尊重,有了这样一种意识,哪怕是遇到了负贩者,背负或者肩负一个担子、一个篓子沿街叫卖的小贩,你也要意识到他也是人,他是我们的同类,是我们的同胞,他身上一定有做人的尊严。人家现在不顺,在那儿摆个摊子,这不是他的过错,人有很多东西是左右不了的,我们要有充分的同情,不能用歧视的眼光对待他。都有尊严,大家想想看这是一个何等进步的思想。现在在生活中,我们往往受西方的影响,很自我,自我很膨胀,这是违反中国人文化传统的。现在我们有很多同学喜欢看《周易》,《周易》有六十四卦,最好的卦不是乾卦也不是坤卦,而是谦卦。无论是乾卦还是坤卦,至少有一个爻是不太好的,六十四卦里只有一个卦六个爻全好。卦有两个符号,阳爻和阴爻。我们将谦卦拿来一看,下三爻皆吉而无凶,上三爻皆利而无害。现在我们要求大吉大利,怎么才能够有大吉大利?你要谦虚、要低调,你再有成就、家里再有钱,也不要太嚣张。前两年大陆出过一件事,一个人的父亲是公安局局长,他犯了错误,结果人家批评他的时候他很骄横的说了一句“我爸是李刚”,结果厉害马上来了,这个爹马上就被抓起来了。《周易》里讲是吉还是凶、是利还是害,罕有若是纯全者,纯全的只有谦卦,谦让我们进步、骄傲让我们失败。人生的道路上,我们永远不要自满,再有成就也要低调,这是中国人的传统。

    这里我想讲一个故事。春秋战国时有一个很智慧的人叫晏子,以前初中课文上都有讲到晏子出使齐国,人家要侮辱他,结果他非常智慧,将人家的图谋挫败了。这个人很有智慧、很有学问,但是他非常谦虚,相反有的人没有什么出息,但是很骄傲。司马迁将这个故事写到《史记》里,说晏子做齐的相,结果给他驾车的人,也就是现在司机这个角色,这个司机的妻子从门缝里偷偷看自己的丈夫,一看他的丈夫,乖乖,做到国务院总理的司机,车上面一个大的伞盖,赶着四匹马,意气扬扬,非常自得。这个司机出车以后回来,妻子请求跟他分手,丈夫就很奇怪了,什么原因啊,过的好好的怎么要分手。妻子很贤惠,他说晏子虽然很矮,六尺不到,但是做到齐的国相,诸侯哪里有不知道他的呢?我今天在门缝里看到他志念深矣,好像自己总是不如别人,非常谦卑的样子。看看你,你八尺高,结果是做人家的司机,但是你还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你这个家伙一点出息也没有,我不喜欢你,所以我请求跟你分手。这个丈夫也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听了以后自抑损,确实,我作为一个司机有什么好骄傲的呢,然后他就改过了。晏子一看这个人的气象完全变了,问他原因,这个人实话实说,晏子觉得他了不起,驾车者的夫人这么贤惠,批评他要他进步,他知错就改,也变得很谦虚,就推荐他做了大夫。大家要想一想自己是像司机还是像晏子,这样你就会有出席了,人要经常的反省。

    在中华礼仪里举手投足、开口说话,马上就能够看出你这个人有没有教养,中国传统文化中对对方一定要用敬语,今天在韩国、日本还保留着我们古汉语这样一种优雅,两个人说话要用很文雅的敬语。我们到对方家里,说王先生,改日到府上拜访,这就很雅。而现在经过文革以后说话都俗了,明天到你屋里去,我们说不出雅的东西了。我在韩国的时候,他们那里说的是韩语,实际上很多都是汉字,只是发音改变了。早晨我在睡觉,突然来了一个电话,“这是彭林先生的府上吗”,这多雅啊,现在国内接到电话,是彭林吗、彭林的家吗、彭林在吗。这是夷狄之邦还是野蛮民族,我们文明人能这样说话吗?人家赠我一个礼物,我发个邮件或者短信,此次广州之行承蒙厚赐。人家送我一个东西,我不以值多少钱来衡量,我觉得这里面有很深厚的情谊。礼物有两种,一种是没有心的,一种是有心的。没有心的,很值钱,那你要当心了,他可能是要贿赂你,要拉着你下水。我到日本去送一只圆珠笔,送一个很不值钱的,如果你送他很值钱的,他马上很怀疑你干什么,没有理由啊,咱们现在贿赂成风,就是这里面没有心了。人家请我吃了一顿饭,我说承蒙赐宴、承蒙赐席,这多雅啊,不能说这次我到广州来,你请我吃了两顿饭,一顿早饭、一顿晚饭,我可能觉得这个人小学可能没有毕业,失学过早。对方送一篇论文给你了,我们以后都要做学者,叫大作、华章,华就是花,我们的华山五个山峰像一朵花,像花一样漂亮的文章,还有就是瑶章,琪花瑶草,像美玉一样的文章。人家给你一封信,你不能说来信收到了。我在清华开了一门中国古代礼仪文明课,其中一堂课讲怎么写信,有的同学坐在下面这还要你教,我三年级就会写信了,你三年级写的信是亲爱的爸爸妈妈你好吗,此致敬礼,但是现在上到清华还写这样的信,书就是白念了,上到暨南大学,110年历史的深厚积淀,写出来的东西,大函、大翰、惠示、大示、手示、大教,才能体现出我们对老师的尊重、对他人的尊重。称自己也要谦虚,由于文化的断裂有很多东西大家现在弄不明白了,我们说这个人称孤道寡,觉得这个人狂妄,其实称孤道寡是谦虚。人所厌恶的是孤独,寡也是孤独,不谷就是(不善)。先秦的时候,王公称自己为寡人,我的德很少,寡德之人。《老子》里说,“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以前在社会上是常识性的东西,而现在成为学问了。在北京我就遇到过,大学的文科教授两口子在路上看到我,老彭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夫人,对不对?现在我们到马路上见到人,人家介绍自己的配偶,这是最丰富多彩了,说什么的都有。这是我家媳妇,这是我家家属,部队都说家属,还有叫爱人的,叫爱人好不好?这两年因为我讲的比较多,大家知道了,爱人不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称谓,东亚文化圈,日本、韩国、台湾、香港,爱人就是情人,改革开放之初大家隔绝,一开始不知道,有一个人到香港求职,人家让他说一说家里有几口人,他说除了我、孩子、爸爸妈妈,还有一个爱人。人家说这家伙太可恶了,家里养一个情人太介绍给我们听,结果这个人的工作丢了,实际上是一个误会。有一个台湾的老兵,在美国给我写了一封很长的信,很郑重,有地方写错了用涂改液修改了之后重新写,说了对我们的种种不满意,其中就有说到肉麻兮兮的,将自己的妻子叫爱人,他们觉得怪怪的,怎么会这样说呢?有一些人称自己的妻子为老婆,这个话很俗,不登大雅之堂,我们用一个公式代一代就知道可以还是不可以,大家要学会。报纸上头版头条大标题,党和国家领导人某某携老婆访问非洲,有的人说叫老婆有什么啊?那你试试能不能这样上报纸。如果读过《礼记》就知道了,称谓是很严格的,天子的配偶叫后,如果大家不相信的话,今天回去见到自己的妈妈说母后、见到自己的奶奶说太后,可能大家就觉得这个孩子吃错药了。夫人是诸侯一级的,有人给我介绍这是我夫人,我心里想你母亲没有在旁边,如果在旁边就要说这一位是国母,因为你是诸侯。这就是我们对传统文化已经很隔膜了,以后大家不要犯这样的错误了,现在有些文科的教授,甚至是省部级的领导,一说话就犯这样的错误。应该称什么?这儿有没有来自香港或者是台湾的?日本的应该也没有吧?你到人家那儿去,人家都是很低调的,说这是我的内人,这是一个辞令,大家尤其女同学不要愤慨,因为传统男主外女主内,保护女性,外面再难都是男人在外面顶着,你就是内当家,日本人都是这么称呼的。

    礼仪之始在于正衣冠,大家的衣冠穿的怎么样,往往通过你的装扮给你打印象分。我到国家体操队去讲课,我说我在电视里看体操比赛真的有意思,一个方的地毯,运动员站在角落,手一举,动作还没有做,裁判第一个印象分就打出来了。我们每天都在给别人打印象分,别人也在给你打印象分,谁都希望自己的分值能够高一点,现在我们都讲颜值,真要命了,靠一个脸蛋能够在社会上混一世吗?我特别气愤,有一次我在一个单位的新闻传播学院,他们跟我讲现在是颜值时代,我说有一篇古文你们没有读过,这就是《卖柑者言》。一个人的柑橘外面是油光金亮的,但是切开来一看里面像烂棉絮一样,成语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是这么来的。现在颜值时代,北京有一种萝卜是心里美,现在女性的价值是提高还是降低了我真的不知道,很多女孩子甘心做有钱人、有权人家里笼子里的金丝鸟,干的好不如嫁的好,你的价值提高了?一天到晚倒腾那张脸,为了在马路上搏男人的回头,有出息了吗?古人讲内在,一个人要实在,里面好比什么都好。现在我们都受西方的影响,今天我往下面一看,还是有很多女同学披头散发的,头发都不扎。我到香港城市大学,教学楼里有八部滚梯,早上在旁边看,不管是女老师还是女同学,都是披肩发、穿拖鞋,热没有关系的,我上课女同学不能穿拖鞋进来,这里又不是澡堂?我能穿拖鞋来吗?头发要梳起来,我们小时候女孩子早上不梳头批着发,老年人马上要骂你是痴婆子、疯子,我们现在还甩啊甩,觉得挺美那几根头发,你的心思都在哪里呢?古人朱熹讲家里教育孩子,出去要有气象,什么气象?要三紧,头紧,有帽子,帽子要扎紧,帽子不能歪着戴,不能松松垮垮的戴在头上,腰紧,腰带要收紧,有一段时间流行西方的蝙蝠衫,那是在家里穿的,你都穿到公共场所成何体统?鞋紧,鞋带要系紧,我们现在连鞋跟都没有,拖鞋了。另外什么时候坐、什么时候立我们也不懂,到人家的家里去,或者是到办公室去,经常看到老师站着、学生坐着,学生还架着二郎腿坐着,这是不对的。我们一进去,看到长辈都没有坐,我们不能坐。老师坐了,我们还要在旁边站一会儿,为什么?因为有规矩的,长辈说坐吧坐吧,你再坐,千万不要长辈没有坐你就先坐下去了,坐和站是体现身份的。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有一位就是陈寅恪,他最后的二十年是在中山大学度过。这个人留学很多年,精通十几种语言。后来他回到清华,学生想要一睹他的风采,相约到他家里拜见。他的父亲说学生要来看你,我也一起见见吧,陈寅恪在堂屋的正中间放一把椅子,他父亲坐在那里,然后在前面摆两排椅子,学生坐下来,他站在他父亲的旁边。在父母亲的面前,儿子永远是儿子,这一辈子变不了,儿子要有儿子的样子。大家想一想,如果拿两把椅子并排坐在那里,大家会觉得这兄弟两个怎么年龄差那么大?学生为什么又可以坐着呢,因为他们是客人,中国人的待客之道。这件事在清华、在社会上传为美谈,他到了那么多国家,可是他血管里流淌着依然是中国文化的血液。如果父不父、子不子,像一个家吗?中国人讲伦理,伦理就体现了先后,出门一看有长者,要让长者先走,有老师让老师先走,到哪里都是这样,因为中华民族尊老爱幼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而现在不得了,一个老人和一个年轻女性为了抢一个座位能打起来、骂起来,屁股那么沉吗,非得坐那么几分钟,还有教养吗?这不怪大家,怪我们的教育,教育没有教大家。有一次我到清华,到科技园的一个高楼开会,我的朋友办私塾的,带了两个孩子也上去。到了那里电梯门打开了,这两个孩子冲进去了,后来我跟他们的老师进去了,电梯门关了。我问这两个孩子有没有学过《弟子规》,学过啊,会背吗,会啊。你们怎么进电梯的?走进来的啊,其实他们违背了《弟子规》的教导,想想那两句话,他想不起来,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他们的老师架不住了,说话了,傻瓜,长者先、幼者后。正说着,电梯到了,打开门了,我说到了,请啊,这两个人赶紧往后面缩了,长者先、幼者后,他们知道长幼有序,这是人不同于禽兽的地方。这些都是做人的教育,中国文化高雅体现在许许多多的地方。伟大领袖毛主席那么革命,但是人家写这种旧式的东西,诗词、文章、信函写的非常棒。我这里找到一封毛泽东写信他老师的信,不敢喊这个老师的名字,称他的字,在古代一个人有姓有名还有字,我们经常问别人叫什么名字,有一次上课我问下面的同学逗他,问他叫什么名字,我叫张红啊,我问你叫什么名字,是啊,我叫张红啊。我说你怎么听不明白呢,你叫什么名字呢,结果一个班上的同学都傻掉了,这个老师今天怎么一回事啊。有一个聪明人,不对,老师问的是名字,你说的是姓名。当然现在没有字了,过去的人都有字,直呼其名是很不礼貌的。解放之前清华有一个老先生,他是研究淮南子的,后来到安徽大学做了校长,(刘文典)字(舒雅),这个人的学问非常好,他的性格也很特别,支持学生运动,蒋介石很不满,跑到安徽大学见他,见到他就问他你就是(刘文典)吗,他马上就回敬他,(刘文典)字(舒雅),文典是我的父母、长辈叫的,就说你不懂礼,你还总统呢,能直呼其名吗?蒋介石见到毛泽东都要喊毛润之,如果直呼其名就是不礼貌的。现在同学们都没有字,只好直呼其名了,最后以后大家都有字,全国从暨南大学开始,然后全国高校都受你们的影响。毛泽东这封信,“澄宇先生夫子道席”,叠加了几个敬语。刚刚见过面,毛泽东不这么说,说的是“既”。这封信的全文是,“澄宇先生夫子道席:既接光仪,又获手示,诲谕勤勤,感且不尽。德芳返平,托致微物,尚祈哂纳。世局多故,至希为国自珍。肃此。敬颂。教安。不具。受业  毛泽东”。这封信要删一个字都删不掉,暨南大学的同学们将来出来都要有这样的水平,写一封信干干净净,信、达、雅。台湾中央研究院文哲所让我评审一个论文,他们叫学术评鉴案,我审查完了他们给我寄审查费。这个东西在台湾大家都能写。彭林教授到见,承蒙,空一格,担任本所学术评鉴案审查人,至任高仪,仅奉薄酬请查收,又空一格,审查意见书正本及收据敬期寄回为和,专此,顺颂时绥。我们现在是你帮我们审了一篇论文感谢,那个东西我已经发过去了,多谢了啊,将收条寄回来。你看人家里面没有了、吗、呢这种词,句子都是提炼过的,很谦虚,薄酬。我今天找了一个最短的,我在清华问同学为什么要空一格,大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为什么会空呢?现在我们整理的文献也是按照它的格式空着,结果有读者给出版社写信说漏排字了,这其实是个格式。其实这是表示尊敬,谁担任呢?是彭林,涉及到的主体是收信人了,我要空一格,请随查收,这里又空一格。将来暨南大学人文素质教育都要要求学生能写这种东西,这不难的。我上那堂书信课时,学生都很嘲笑,觉得这还有讲的空间吗?我们做教师的一般要了解一些心理学,当学生很自傲,觉得已经懂了不要听了,这个时候就要将学生骄傲的气焰打下去,他们才会老实,才会好好听。PPT上有两个信封,这是韩国一个老教授给我写的信,那个时候我还在北师大。同学们一看,“彭林教授侍使”、“彭林教授行宪”,学生都看傻了,这是什么东西啊,外国人写汉语,外国人都会,你们还不会,学生一下子就老实了,觉得这是一个学问,里面的东西太多了。我们的同学怎么写的呢?将论文写好,打印好放在信封里,然后放在我的信箱里,这样的信封很多,我今天拿来了其中一个,“彭林老师敬启”,大家告诉我这样写对还是不对?我对学生说对不对,其实大家都知道肯定不对,这老师下一个套,让我们跳,我们才不傻呢,但是原因在哪里他们说不出来。同学们说这没有错啊,对你很尊敬,是敬启啊。我只能给他们上一堂语法课,主语是彭老师,谓语动词是启,启就是开,这个信别人不能打开,只有彭老师才能打开,怎么打开呢?恭恭敬敬的打开。同学们的本意不是这个,但是文化修养不够,好意表达出了一个错误的意思,这样的信封绝对不止一个,我不知道贵校有没有。去年我到香港去,现在很多人去香港读书,将这个毛病也带到香港去,有一个教授很郁闷,也很气愤,说你们大陆的学生什么毛病,一天到晚要我们敬启。我讲到这里,清华一个男同学都快哭了,站起来说,老师,我高中有女同学给我写信,上面写某某同学跪启。我们现在的文化已经跌到什么样的份上了?同学们,我们是大学生,要有学养,不能闹这样的笑话。

    礼还要求我们内外要求。我们读古书经常可以看到,谈到一个人身上有两个东西,一个是质,一个是文。质是什么东西?这个东西的质是瓷器,这个东西的质是塑料。人之所以为人,是要有人的那些美德,完全没有跟禽兽分不出来,禽兽没有美德,人要有美德。人之所以为人,一定要有质,一看这是一个金,不是烂铁。光有质还不够,社会在进步,文明在进步,所以我们人身上还要有文采,这个文实际上就是指礼。一个有文采,有人文教养的人,身上一定有礼、有文。这两个都很重要,可是在我们身上,这两个东西经常不平衡,在有一些人身上质胜过了文,连战的儿子叫连胜文,我估计很有可能就是从这里出来。质胜过了文,这个人就显得野。有同学举手,老师,我们农村人质朴,我们不需要这些虚头八脑的文,我们质朴就行了。我说同学啊,今天老师质朴一把,就怕你受不了。他说没有关系,我受得了。我说好,今天外面37度,你看我坐在这里,汗流浃背,我质朴的话,不要礼、不要文,光着膀子给你们上课,一边上课还一边出汗,我拿一条毛巾往肩膀上一搭,你受得了吗?你说这是一个野人啊,怎么上了我们的讲台啊。人不能拿质朴作为一个借口拒绝礼,但是也有人反过来,他身上的文胜过了质,老北京有一些人很有意思的,老远看到你,哎哟,彭先生您好您好,哪里哪里,不敢不敢,这个人怎么每天都是这样啊,见到谁都这样,像一个大的棉花,摸啊摸里面没有东西,文胜质则史,假,作秀。怎么样才是理想的呢?文质彬彬,彬彬就是两个东西都要适衬。我们这个年龄的人特别喜欢周恩来,一看有君子风范有人格魅力,一看就觉得不怒而威,但是跟他一握手如沐春风,了不起,这样的人就是君子。我后来调侃那位同学,我说同学啊,历史经常惊人的相似,《论语》魏国有一个大夫,他问孔子的弟子子贡,他的问题跟你一模一样,他说君子质朴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文,学这些礼节呢?子贡太厉害了,反应很快,他说你看到两类动物没有,一类是虎豹,一类是犬羊。虎豹和犬羊的大小相差很大,不仅这样,虎豹身上还有非常漂亮的花纹和强硕的身躯相得益彰,看了以后很舒服,所以鲁迅说假如我的肉该拿去喂动物,我一定喂虎豹,不喂癞皮狗。虎豹的质和文相得益彰。子贡说,假如我们将虎豹的皮剥下来,将上面的花纹剃掉,然后挂在那里,没有人相信那是老虎皮、豹子皮,会觉得狗皮怎么那么大?所以你说你是君子,晚上要想一想我的质还有没有,质是最重要、最基本,然后想一想我是像狗和羊,还是像虎豹,像虎豹你的文采又是如何。我们是主张内和外都要有,内就是质,外就是你的礼。

    中国人和西方人的礼差别非常大,西方人的礼纯粹是外交的仪式,他们没有内涵。我刚才讲了,握手夹角三十几度,几公斤的力气几秒钟,这个东西怎么能量化呢?是不能量化的,但是西方人很热衷于这个。中国人的礼一定是从内到外,我这里给大家举一个例子,我们读钱穆先生的一本回忆录《八十忆双亲》,还有一个是《诗友杂议》。他回忆当时在一所中学教书,那个时候体操课都是学德国和日本,都是练兵操为体育课,一直到现在中国大陆都还是这样,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报数、跑步走等等。西方文化里的立正,挺胸、抬头、收腹、敛臀、两手贴着裤缝,这些都是外面的,没有里面的。但是中国老师怎么教立正呢?那个老师叫(钱伯能),那个时候小学、中学的老师都是万金油,一会儿教语文,下了课教体育。他在操场上呼立正,马上下面有一段话,什么是立正呢?“须白刃交于前,泰山崩于后,亦凛然不动,始得为立正。”两把明晃晃的刺刀放在你面前,你的生命受到威胁了,而且泰山在你后面崩裂了,天崩地裂,你的生命受到威胁,这样的情况下你要凛然不懂,就是孟子所说的大丈夫气概,这个立正是从内到外的,大丈夫的气象慢慢慢慢就在你身上积淀下来。我们都当过小学生,遇到烈日强风或者阵雨,都缩在屋檐或者是树底下。但是这位老师说了,“遇烈日强风或阵雨,即曰:汝辈非糖人,何怕日。非纸人,何怕风。非泥人,何怕雨。怕这怕那,何时能立。”钱穆先生说,“后余亦在小学教体操课,每引伯能师言。久知此乃人生立身大训也。”这就是中国人的立正,大家以后体会体会,一到立正就想想这个意境,那么这个立正带来的收获一定是内外兼修。

    下面我想讲一下乐。刚才讲的礼主要是规范你的行为,有同学就说了,说了半天心怎么办呢,我们的心最怕就是不和谐,因为我们人是一种喜怒哀乐、情感特别丰富、特别复杂、特别细腻的这样一个群体,你能指出动物界有哪一种能够像我们人这样吗?人能够为了情自杀,但是这种情往往让我们很冲动,或者让我们很颓废。用我们中国人的话,要么很过、很偏激、很狂热、很疯狂,要不就是很懒散、扶不起来,所以过犹不及。心性如果是这样,对我们人、对社会的影响极大。一个人成天狂躁暴怒、大喜大悲要生病的,这个时候去看中医,中医一把脉就说你肝火很旺,要吃药了。范进中举一高兴就疯了,他的岳父是杀猪的,打了他一耳光才醒过来。泰森一怒将对手的耳朵咬掉了,这些都是失去理性,是动物的野性在我们的身上发生作用。心怎么办呢?看又看不见、摸又摸不着,古人非常智慧,他们发现我们生活里人总会有音乐,音乐对我们人的影响很快、很直接、很强烈,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一听《义勇军进行曲》马上肃然、热血沸腾,一听哀乐想哭,一听轻音乐就觉得心情特别愉快。人的情绪很容易跟着音乐走,所以古人就讲了,《性自命出》是十多年前在湖北荆门出土的一批竹简,上面说“凡学者求其心为难,从其所为,近得之矣,不如以乐之速也。”所以古代有乐教,以音乐来调教你。《礼记·乐记》是中国最早阐述儒家音乐理论的一篇专著,中国人很有意思,将西方人说的音乐分解成三个层次。“凡音者,生人心者也。情动于中,故形于声。声成文,谓之音。德音之谓乐。乐者,通伦理者也。”情动于中,我打动你了,你忍不住叫起来了、笑起来了,这就是声。自然界的风声、雨声也是声,它是构成音乐的一个元素,但这个声没有审美价值,或者是审美价值很低,用它来表达我们的情感效果不明显。人很智慧,逐步逐步发现了自然界的各种东西做成乐器,最后敲出来、吹出来、打出来都是七声音阶,以七声音阶按照设定的调门、旋律来表达我的兴奋,我们听《欢乐颂》,整个场子里的人都被调动起来了。我用这样一套东西来表达我的哀伤,也是一样的,所以声成文谓之音,创作了不知道多少歌,还能永远没完没了下去,这个东西是有审美情趣,能够表达非常复杂、非常丰富的情感,古人将它称为音,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音乐,好的坏的都在里面。音乐有好有坏,好的是德音,所谓德音就是思想是纯正的,它的风格是高雅的,它的节奏旋律是舒缓的,听了很舒服,这是乐。这个乐听了以后,你的那颗心就会变得慢慢和谐起来。说老实话,同学里面喜欢听古典音乐和喜欢听摇滚乐、重金属的,人的气质是不同的,大家信不信?所以西方人特别注重孩子古典音乐的教育,我们中国古代有非常好的音乐,总体上中国人的音乐非常强调教化作用,听好歌子,音乐对我们人的影响潜移默化。小时候我们看电影五分钱一张票,台上幕布后面摆一张桌子,桌子上一个大喇叭,旁边都是安全门,一场电影看完了灯亮了,所有的人站起来有序的要从安全门出去,这个时候电影院里就会放非常雅的音乐。我印象最深就是广东音乐,《彩云追月》,听了它还能打架吗?打不起来。北京丰台六小一个女校长,在学校里放背景音乐都是雅乐,学生每天听到的都是非常悠扬、非常雅的音乐,这就是润物细无声,中国人特别强调这一点。西方人的音乐也有非常好的,但是西方人更强调个性的东西,《献给艾丽斯》、《月光奏鸣曲》,他们这种色彩很浓。中国在这些方面其实也有相当于他们的《命运交响曲》,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受益最多的就是我们有一个《二泉映月》,我们家乡有一个盲人音乐家阿炳,他小时候穷困潦倒,没有办法就到道观里做了一个小道士,乞讨为生,什么也看不见,他渴望光明,他做了这首曲子,道士讲阴阳,这首曲子是阴阳二部,低声部阴声部要表达的就是自己那种痛苦、徘徊,在高声的部分表示自己不甘向命运屈服、盼望光明。我们小时候大街小巷,家家都有装有线广播,一拉就响了,家家户户说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无锡人民广播电台的终了曲就是《二泉映月》,晚上十点我们还在乘凉呢,整个无锡城里放的都是《二泉映月》,但是那个时候听不懂。到后来学的东西多了,我开始了解了,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歌啊,当时日本有一个指挥家到中国来,小泽征尔,世界级的,他指挥中央乐团,一开始奏的都是西方曲子,后来他说不行,你们应该演奏民族的曲子。人家就说《二泉映月》,他就问是用乐器演奏的,说是二胡,让拉一遍给他听听,一遍拉完小泽征尔哭了,他听懂了。我们的人生都不平坦,都经历过很多坎坷,我有些同学受不住自杀了,蠢啊,不能这么去残害自己。后来我从《二泉映月》得到很多力量,在没有力量时我需要寻找力量支持我走下去,我将它放在我的电脑桌面上,有时候心情特别不好我就听这个曲子。曲子一开始的时候非常涩,在黑暗中徘徊、彷徨、摸索,然后到了最高音的部分,我们听了以后就感到心潮澎湃,有时候我也是听的泪流满面。一个盲人面临的困难,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什么都看不见,这种苦难、这种苦闷是什么,但是一个盲人都不甘心向命运屈服,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去向命运屈服?所以礼和乐是好东西,一个人要成为有君子风范的人,一方面用礼规范你外在的行为,同时用乐来和谐你那颗心,从乐中可以获得愉悦的心境,甚至是一种享受,我们也能获得人生的力量。

    我就说到这里,留一点时间给大家提问。

   

   

    【现场提问:】尼采的“奴隶道德”和老子关于礼的论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我比较认同老子的看法,您又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彭林:】两派论战,我要将你说的很不好,其实不要,老子主张无为而治,一匹马多痛快啊,在野外嘶叫着、奔跑着,何等的自在,没有任何人束缚它。而给它钉个掌子说是千里马,那马还有什么意思呢?老子是这样一种观点,认为人心是最高的,不能束缚它,不能加规范。现在很多人很推崇,觉得这多好啊,人心不要束缚。但是大家想一想,没有束缚听起来尊重人性,但是实际上将人性等同于兽性。兽所有的活动都不受约束,因为它不是理性的东西,而是野性的动物。人之所以是理性的,是因为人们知道自己的行为不能给别人带来不便,不能影响社会,要自律,而这些让你知道要自别于禽兽的东西就是礼。我不知道你主张不主张所有的人都要约束一下,假如说今天的会场里没有约束,大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现场提问:】我觉得您对老子的看法有点不正确,根据我对老子对《道德经》的理解,我认为老子的观点和孔子七十岁时提出的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是一样的。

    【彭林:】不能这么说,孔子对文化这样一套东西,已经和他的人合为一体了,他做出的任何动作一定是合于礼的,不能说孔子做出来的都是率性的。你读了《中庸》就会知道,他达到那种境界,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出矩,什么叫逾矩?你们的理解就是他没有矩,他是不逾矩,不出那个格。

    【现场提问:】我的理解并不是没有矩,而是对规矩的一种看破。

    【主持人:】这个问题我们可以接下来再探讨,将时间留给其他的提问者吧。   

    【现场提问:】您说到礼乐,在我上大学之前其实心里也有一定的想法,希望自己成为遵礼的人,有君子风度。但是在现实社会中,可行性感觉没有那么大,我在他们面前说我吃饭筷子放下应该怎么样,大家会用很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您刚才说到我们该怎么样称呼人家,敬词等等,也是在高等教育中传播,或者说仅限于大学生中传播,或者仅局限于文学院、历史学院的学生传播,别的学院的学生没有学习中国古代哲学就不会知道这些东西,我们该要怎样进行传播,让大家都知道应该学礼?

    【彭林:】这是两个问题,一个是周围的人都不做,你不好意思去做,人家会怪怪的看着你。这其实不是你的错,你懂礼你没有错,你要敢为天下先,知识精英是要引领社会,而不是老是随大流。社会这个环境让你感到没有勇气,恰恰说明这个工作我们要全面的推行,你放心,很快上面会有措施,从全国的小学、中学开始做,一定要这样。我们作为大学生,一定要站出来,知行合一,否则有什么意思呢?老是看别人,你不是精英,这些东西我们懂了一定要给大家做表率。我们这个社会应该是有序、有礼、文雅的,而不是我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现在这个社会应该弄的有一点积重难返,所以任务很艰巨。为什么我们现在到处奔走呼号,就是要唤醒大家一起来做。   

 

    (完)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