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讲堂>讲座言论
字体:

施展:中国的崛起与全球化进程密不可分

2016年11月06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发布者:
摘要:5月13日晚,外交学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施展走进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他从政治学的角度,以全面宏大的世界主义视角解读了中国经济崛起的原因以及当前已经融入整个世界经济大势中的中国该何去何从。

    我今天的讲座分为三个部分,首先讨论全球化的进程,为什么中国能够以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速度崛起,这是与全球化的进展密不可分,如果你想理解全球化进展内在逻辑,不得不理解全球化进程,它是怎样的过程。第二,就理解当下的全球化而言,或者说理解二战之后的全球化而言,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就是美国,假如你无法理解美国的话,就无法理解二战后的全球化,也无法理解当今的世界、无法理解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包括我们在东海、在南海、在很多地方与这些国家所面临的问题,相当程度可以说事实上都是中美关系问题,而不是中越关系、中菲关系、中日关系,这些都是衍生的、次级的,本质上都是中美关系问题。要理解本质上的中美关系问题,就进一步涉及到必须要理解全球化进程中的美国,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是第二个话题。等到将整个中国赖以崛起、赖以发展,以及构成我们外部约束条件的世界秩序,全球化这样的一个直接秩序,把它给说清楚之后,再回过头来看中国在这个秩序当中如何实现我们所看到的这样经济成长,它的内在逻辑是什么,为什么它与土地和劳动力的价格不再相关了,说的准确一些,就是不再那么直接的线形相关了,为什么它有了另外的逻辑,这个逻辑是什么、怎么来的,这是需要讨论的。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在国际政治问题上究竟应该该如何抉择、该何去何从。这是第三个话题。   

    首先说第一个话题,全球化的进程。过去我们对全球化的讨论经常是比较单向度的,实际上全球化是经贸、政治、军事安全三位一体的进程。你要想理解当今中国问题的话,就必须能够理解全球化进程。而在这里面最核心、最重要的启动性力量,以及一直到今天仍然是最根本的动力机制的一个力量,这就是经贸。

    经贸过程,或者准确来说就是地理大发现之后的远洋贸易,以及工业革命之后所诞生的现代经济,所有这些东西使得过去传统的社会秩序,全方位的崩塌了。崩塌之后,经贸力量的进展使得整个西方世界也陷入一片混乱当中,在一片混乱当中西方人试图重新构建他们的秩序,而这个秩序重新构建起来之后,构建秩序最管用的东西肯定还是军事。但是就算我用军事能力将你给彻底打倒之后,仍然会面临一个问题,假如我仅仅是用武力使你屈服,那么我统治你的成本会非常之高,因为假如我不能以德服人,我永远就要用军事压制你,那么你永远就会反抗,永远不会自愿接受我的统治,除非我能够让你自愿接受我的统治,我才能降低统治的成本,我的统治本身才可持续。

   这就是我要在这里谈到的,新的政治观念的构造,这也是全球化进程中必不可少的一步。新的政治观念构造中,包含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全新逻辑,这就是要将你自己的一己私利包含着某种普遍性主张当中,这里我们看到了什么?再一次的我们说将欲取之必先予之,你要想获得你的国家利益,反倒你得先为全球提供一个公共品,通过这个公共品你从全球逆向的获得国家利益。再回到我们前面所说到的那句话,作为大规模国家而言,要想获得自己的国家利益,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才会真的获得你的利益。

    今天理解全球化的关键就是美国,美国是今天全球化最重要的领导者和发动机。理解美国有几条重要的线索,首先就是清教传统,美国的立国精神是清教精神。第二,普通法传统。第三,海洋国家。

在清教的逻辑下,国家只能具有工具性的意义,根本不具备价值形的意义。它可以吸引全世界的人热爱它。在这样的情况下,由于清教传统,使得国家对于个体的压制性非常之小。清教传统下的国家,国家对个体的压制非常小,于是这个国家创新能力巨大,从长久而言创新力决定这个国家长久的综合国力,所以长久而言对国家非常有利。

    美国另外一个特征就是普通法。普通法有一个很大的特征,我称之为法律是被发明出来的。对它而言,由于新教传统,它首先就不认为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而普通法的基本特征就是它是被发现的,所以它不认为国家利益可以被事先规定。现在世界上经常有反美主义,包括国内舆论,时不时都可以听到各种反美声音。我们在谈论反美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意思?究竟你反的是什么意义上的美?美国作为世界霸主,实际上并不是单层次的国家,它是有两个层次的美国。一个层次是世界意义上的美国,为世界存在的美国,这是理想意义上的美国,是世界的美国。但是在现实的政治过程中,美国经常会利用自己主导世界秩序这个身份,不断的谋利己之实,这是现实当中的美国。我们在谈论反美的时候,究竟是在什么意义上谈论反美?

    如果要想解释中国的经济奇迹,党的领导在里面占了一半,还有更多的一半是依托于世界大势,脱离世界大势完全无法解释中国的经济奇迹。就是你的成长脱不开人家的拉动,但是毕竟它的这种拉动也完全无法摆脱你的成长,这是相互依赖的过程。这时会出现什么结果?我称之为世界经贸双循环结构的出现。双循环结构里其实蕴含着巨大的外交利益、国家利益,遗憾的是迄今为止它在理论界和实务界都还没有被有效讨论和处理过。而在双循环结构之下,我们成了中间之国,意味着我们已经是超大规模国家了.而一旦你开始聊这个事,意味着你已经放弃了民族主义的思路,开始进入世界主义的思路,但正是因为这种世界主义,你才能更大的获取自己的利益,因为将欲取之必先予之。

    我们可以反过来对比一下毛泽东时代,那一会儿我们曾经有一种世界主义、国际主义。但是到了今天,中国与世界经济已经以如此之深的方式卷到一块了,假如还是民族主义的外交方式,反倒会再次损害你的国家利益。到这一刻,我们必须完成一个,曾经世界主义,我们收缩为一个民族主义,通过民族主义实现发展,但是发展到今天必须再度回归为世界主义,才能真正实现自己的国家利益,甚至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什么叫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个才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现场提问1:】在今天中国实际上存在巨大的发展不平衡,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我们的产品是要走出去,通过广东这个口子走出去,国内市场迅速兼并形成大的规模,但是我们又存在着发展不平衡,不同地区的族群,这个利益怎么协调?当然在施老师来讲,中国崛起可能必须这样,但是比如说我是藏族、我是维吾尔族就会比较麻烦,我在竞争中显然不处于有效的位置。中国在大的方面也曾经不在这个位置,我们付出必要的牺牲走到今天,对不起,新疆、西藏或者是中原的一些农民必须要付出这种代价,但是又带来一个更深的问题,全球迅速消耗资源,对自然环境生态又带来了问题。施老师讲的的确很生动很受启发,但是我又有作为一个地方之士不知道怎么办,地方其实又通向全球生态。   

    【现场提问2:】习大大上台之后特别强调主流意识形态的重要性,从我们专业的角度总会跳不出来,可能会比较片面理解,就是从政治方面理解主流意识形态,可能就会使学生比较反感。今天听了老师的课,觉得老师的眼光是全局的,您能不能以自己全面的态度来看待习大大抓主流意识形态这件事?   

    【现场提问3:】以德国为中心的欧盟成立之后,给我们的感觉就是大的超级国家,现在欧盟的旅游是不用签证的。中国周边也建立了东盟,但是效果比欧盟差很多。东盟、欧盟比较而言,您的观点是怎样的?现在我们说新常态,说白了就是经济走下坡了,但是主流的观点是因为城市化拉动内需,包括广东提出腾笼换鸟、产业升级,从您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出路在哪里?

   

   (想知道施展教授对这些精彩的提问都如何作答吗,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吗?敬请关注忠信笃敬网【录音整理】)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