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讲堂>讲座言论
字体:

时殷弘:实现中国西太平洋战略及解决南海问题,需要战略军事与战略经济合力实现

2016年11月06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发布者:
摘要:6月3日,国务院参事、著名国际政治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做客“百年讲堂”。他以多年从事国际关系理论、战略理论和战略史研究的经验,为师生详细解读了我国当前东亚西太平洋战略和南海问题。

    我今天想讲一个非常非常重要、敏感和能动的问题——关于中国的亚洲西太平洋战略和南海问题。

    十八大以来三年多,有一些大事越来越确定、越来越清楚,当然这也是我个人观点,但是也是差不多全世界的主要观察家都这么认为。我们的领袖习近平主席在他几项大的基本抱负中有一个抱负,这就是中国在比较广袤的家门口,亚洲和西太平洋,特别是太平洋西部,包括南海在内的太平洋西部,我们在这个地区、在这个区域要有越来越增进的权势影响。

    关于这一点,我认为我们领袖给我们在这个区域具有日益增长的权势影响怀抱日益清楚的大抱负,不管这个抱负从终极来说是为了中国的战略安全、是为了中国的战略权益,还是为了中国作为民族国家应有的光荣,还是为了中国的基本利益,都是理所应当的。特别从中长期来说,中国在这个区域的权势影响毫无疑问,不用隐讳也确实要,这是我猜测我们领袖中心目中要削弱,乃至最终要取消美国在这个区域近乎支配性的权势。

   现在的问题,我认为是追求实现这个抱负的战略,这个战略我笼统的用自己的术语来说。一个是战略性的军事,不是一般的军事。第二是战略性的经济,实现这个抱负的战略,现在我们已经在目睹这两个基本的方式,战略军事和战略经济同时合成实现。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结束,到2014年秋天为止,在近两年的时间内,根据我的不断观察,我认为中国政府在这两年主要使用的就是战略军事,为什么这么说呢?集中体现为中国战略军力建设的更加速推进,第二中国对美国强劲和广泛的战略军事竞争和战略军事对里,第三是中国和日本,或者说中国对日本的经久激烈对抗,第四中国在南海东海争端中的强硬态势,以及相伴随的密集军事和准军事活动,人民解放军的军事活动、海监船的活动可以称为准军事活动,这就是战略军事,这是十八大到2014年秋天为止近两年时间内中国为了这个目标主要使用的战略方式。

    总之,中国政府已经并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将对外政策的着重面。就是我们关于亚洲和西太平洋的战略分差化,原来战略军事为主,现在战略军事之外还有战略经济,战略经济为主还是战略军事为主看不出来,分差化,使得战略经济成为中国政府对外政策着重面优先事项上另外一个重大纬度,这就是战略军事之外的另外一个重大纬度。   

    中国战略性军事力量经久急剧增强,仍然在持续,甚至是以加速度继续,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仍将必定如此。这是第一,与此相关的效应,就是世界已经看到关于一个大区,至少是太平洋西部的中美军备竞争和更广泛来说战略竞争显著浮现。 

    第二,战略军事。中国武装力量主要面对海洋和海陆两栖环境的军事斗争准备,正在加速度进行,至少根据我所知道,一年多前习总书记在政治局常委会上就讲过,要加紧推进,当然我是援引,并不是每一个字都一样,我已经不记得了。当然了,中央也没有公开宣告过,要加紧进行主要面对海洋的军事斗争准备,他这里说到海洋,当然也包括海陆两栖环境,正在加速度进行。

     第三,中国在南海东海发展和伸张自身海洋权势的决心依然如故,而且当今的首要事态就是扩岛,像南沙群岛2013年中开始,在南沙群岛五到七个岛礁同时进行急速大规模扩岛,包括建筑、飞机跑道在内的军民两用设施,这是我们在南海发展伸张自身海洋权势的决心依然如故。

    我认为必须要深入认识其他国家充分参与创设的必要性,不管“一带一路”还是经济走廊,加上我们必须要深入认识为了使得别国充分参与创设,而进行比现在远更充分的国家协商的必要性。“一带一路”,既是中国的事业,又是广泛的国际共同事业,真正认真的向“一带一路”沿途国家探询,他们各自真正需要什么,而不能主要由中国界定他们需要什么,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方面,    至今为止,关于“一带一路”倡议几乎全都来自中国,我觉得这是不应当的,我们需要将某些重大倡议着意留给别国。

    南海问题非常重要,但是再重要也是一个局部,中国有比南海问题更大的总体战略环境和总体战略任务。从今年春天起,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即将就菲律宾提出南海问题作出裁决,也鉴于美国、日本、欧盟和东南亚大多数海洋国家必将借此采取进一步质疑和否定我们在南海的领土领海主权申诉的合法性,以及海洋权益申诉的合法性。所以要实现中国在南海的宏图,仍将是中国一国长期孤身奋斗事业,我们对此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思想准备。谢谢大家。

   

       

【现场提问1:】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可能会陷入胜利顶点,和您几年前公开场合所讲的近底线逼迫,观念您是不是有所改变?   

【现场提问2:】我是来自生科院生态系的研究生。之前社会主义阵营包括古巴、越南、中国、老挝等,但是最近发生的现象,美国跟越南、缅甸、古巴的情况都有发生变化,您怎么看?朝鲜问题在中国外交上一直是很头疼的问题,做一个假设,最坏的结果会怎样,以及怎样应对最坏的结果?谢谢。

【现场提问3:】请问如果特朗普上台,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布局会有怎样冲击?如果希拉里上台,重返亚洲的策略是否会继续推进?对中国的遏制是否会变本加厉? 

【现场提问4:】刚才您谈到“一带一路”,说到中国内部不存在瓶颈。

    

 (完)

想知道时殷弘教授对这些精彩的提问都如何作答吗?敬请关注忠信笃敬网【录音整理】。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