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讲堂>讲座言论
字体:

马石庄:纵观世界,论青年中国之惑

2016年12月26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发布者:
摘要:9月22日,中国科学院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马石庄教授做客“百年讲堂”。讲座以青春中国为主题,采用学习札记的形式,以世界史为视角,依次阐述了“焦虑:温饱后”、“困惑:周期律”、“记忆:青春期”、“喧闹:后现代”和“启示:负责任”五个方面,并结合各国的历史背景与发展历程,在世界史中找到当代中国的缩影,回应了中国青年思想深处的困惑与迷茫,引导了学生了解中国、正视中国。

    做教师有三个使命,传道、授业、解惑。传道、授业比起解惑来说,相对是简单的事情,因为传什么道、授什么业不言自明,真正难的是解惑,而真正对青年学生来说,真正影响我们最重要的就是疑惑。最重要的疑惑是什么?是我们人生的疑惑。而人生的疑惑又脱离不开国家的疑惑、社会的疑惑。每一代青年其实都生活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某一个特定历史时期,因此有疑惑肯定是对的,但是因为都是青年人所以有共同的疑惑。

    我今天想要跟大家说的,也就是我们已经走的很远了,我们应该看一看我们从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想知道我们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最好的视角就是历史。

    如何认识当代中国,我们需要从历史的角度。当下的中国更像是一个青年人,我们看到了自己的未来,而又常常忘记了我们身至何处。我们希望一天摆脱贫困,就像青年人希望一天就变得成熟一样,我们希望一天变得强大,就像我们的青年人希望我们明天早上就能够怎么怎么样的心态是一样的,这是一种国家心态、是一种民族的心态,不能简简单单归结于某几个人的心态。中国人民在几百年,尤其是近代吃不饱饭的情况下。

    从世界来看,新中国的建立产生了一个新中国,无论如何,这个新中国影响了世界,反过来世界也要重新来审视中国。如果我们将辛亥革命作为中国现代国家的起点,其实到了今天,我们也不过属于到而立之年,也就是说一个国家其实也有青春期。青春期有什么特点呢?它是一种很矛盾的状态,有时候很有理智,但是有时候又变得很没有理智,特别是当代中国是历史基因被忘掉,我们很多过去的东西被我们有意无意的忘掉了,忘了我们从哪儿来,你自然也就找不到你到哪儿去。

    其实当代中国人,我们眼前看到世界的变化是一个平面的,我们大多缺乏一个历史的纵深。还有一点必须要讲,不能光从历史看中国历史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还不只是如此。

    中国一直是全世界的中国,全世界的人一直以困惑的眼光看着中国,李约瑟也提出了自己的困惑,李约瑟难题,就是中国在十九世纪中叶之前一直在世界上保持最强大的能力和最强大、最高的GDP,中国当时在十九世纪中叶之前是世界GDP第一。为什么到近代社会衰落了?有一件事不能不说,中国的国门在世界人们的一片疑惑中被坚船利炮打开。1900年中国人带着最耻辱进入到二十世纪。俄罗斯有一个大文豪叫托尔斯泰,他说中国是世界上最热爱和平的民族,中国人是最古老的民族,他们不想占别人的东西,他们不好战。这句话一语中的,也是中国目前和世界发达国家中最根本的区别之一,注意,现在的G8大致就是当年的八国联军,这G8的成员里都有抢掠别人的历史,而中国没有这样的历史。什么是近代史?就是中国人民与狼共舞的历史。

    有人说今天的中国像哪一个国家呢?你可以说哪一个国家都像,也可以说哪一个国家都不像。今天中国很多青年人,包括很多人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了悲观,但是我要提醒大家,其实在一百多年前就有一个美国的传教士写了这样一本书,这就是《中国觉醒》。他说只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中国人民就将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占有一席之地。我们今天的中国青年总不能还不如一个美国的传教士吧?在<新青年>里鲁迅先生写了一篇文章,他就说今天的中国是很多事物挤在了一起,这就是我们很多人看不明白自己国家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中国的问题其实不只是中国的问题,很重要的就是我们没有学会从世界看中国,我们没有将中国放到世界发展历史视角去看中国的未来。历史让我们认识自己,它教导我们理解我们集体的过去,并对之保持适当的尊重,它传授给我们一种特殊的技能,即如何提问、如何找答案、如何合乎逻辑令人近乎清晰有目的的思考。而我们当代的青年,恰恰缺乏这样的思考。现代国家怎么入门的呢?发达国家怎么走过来的,它们其实经历了血与火,它们的很多发达都与战争有关系。现在为什么这件事变得模糊不清,很重要就是因为它的艺术作品给我们很多人误导,我们不知道这个富丽堂皇的巴洛克建筑是怎么来的,我们只能看到它的金碧辉煌。

    当时欧洲人看到的就是东方世界的发达,欧洲人很着急,就像我们今天中国人看见西方人的发达创造之后,我们也着急一样。但是请注意,人家欧洲人怎么解决这个着急的呢,培根说没有关系,他们是老人的智慧,咱们是童年的无知。什么意思?我虽然无知,但是我有未来,你虽然智慧,你为期不远了,行将就木。这是著名的培根悖论,无知少年与智慧老年。青年人都是看到自己如何不行,着急,看到那些白发人,你们怎么那么成功,我告诉你,你好好活着,到时候也会这样,这就是我们今天中国在世界上受到很多质疑的原因。

    我们到底处于什么发展阶段?用邓小平的话来说是社会主义初级发展阶段,本可能要经历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同学们,你们知道几十代人是多少年吗?可能你们没有想过。在英国,一件事就用了一百多年,而在中国我们只用了不到10年,一个一百多年的事,英国人经过几代人慢慢适应,而在中国必须在十年之内适应,你说你这个社会能不产生动荡吗?

    青春的中国就处于强烈的二元化对峙中,传统与现代、理想与现实、城市与乡村、东方与西方、积极与消极的共存。我们中华民族要在世界上经历别人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快速变化,所谓的嬗变,这种嬗变对于13亿中国人的精神和心理重塑称得上是旷古未有。中国历史悠久、人口众多,在面对全球化冲击时也经历了社会转型,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拯救,大概也只能有我们中国。这就是我要给大家带来的青春中国,就是我们解决了很多问题,但是我们还面临着更多的问题,这也是中国留给我们当代青年的责任。

   

   

    (完)

想知道马石庄教授讲座的完整内容,敬请关注忠信笃敬网【录音整理】。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