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讲堂>讲座言论
字体:

罗一平:20世纪西方艺术思潮演变概述

2016年12月27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发布者:
摘要: 10月28日,中山大学教授、原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走进百年讲堂,通过对20世纪西方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主要的艺术流派及重要作品的介绍与解析,为在场师生梳理了西方20世纪百年的艺术思潮演变的进程。

    一、一些艺术流派

    20世纪每一个时期都有一些艺术流派在这个舞台上表演,表演他们自己的艺术主张、艺术理念和艺术方法,但是在他们正在唱的高兴时,另外一个流派又将他们赶下去了,所以在这个舞台上上演着走马灯式的变化。在一系列流派建构的同时,同时又跟随着一系列的解构,所以生成与死亡是这个世纪美术流变的重要特征。它的后面是有原因的,20世纪西方艺术思潮的嬗变表现为一种历史顺序。

    在此顺序中,先前一系列体系的建构总是被跟随其后的一系列体系解构的话语所替代,因此体现出开放和解构的两个体系。开放的体系,首先就是20世纪初或者20世纪整个现代艺术的前兆是写实主义艺术,也就是说从古希腊以来一直到19世纪上半叶,一直到印象主义,西方是以写实主义作为主体,强调现实的客体。到了1904年表现主义、野兽主义开始,这个时候开始强调作者的一种情感,最后作者再进一步的发展,就强调了以作品为主体形式主义。再往下发展,作品被否定了,作品变成了就像打印的一份文件,它本身没有意义,它所有的意义要被阐释,这样就进入文本主义。文本主义的发展就成了以读者和批评为主体,沿着这样的一条线往前发展。

    在体系的解构方面,随着达达主义的开始,理性主义的死亡现实就死亡了,这个时候在解构链上就进一步认为作者也死了,作者的主体性消亡了,再提出作品也死亡了,没有作品,有的只是被随意篡改、随意挪用的一种符号漂移。然后就提出人死了,人的主体性、人的承载性死亡了,它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知识分子死了,也就是精英艺术死亡了,最后连读者也死了,这就是西方20世纪美学链索。这种美学体系的生成与死亡,使20世纪的西方艺术走马灯般的产生了诸多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的艺术流派,有写实主义,强调客观性;有表现主义,强调主观性;有形式主义,强调语言本体;有本文主义,一种无意义的主体;精英的死亡强调了大众艺术;然后解构与颠覆有了观念艺术,最后传播即误读,阅读的死亡。这些形形色色的艺术流派和艺术运动一个接一个的相继出现,是旧事物之毁灭与新事物之诞生的激进的社会文化转型,其变化包含着风险与骚动、损失与收获的一种混合。

    二、现代主义与写实主义

    现代主义提出世界是人的世界,反黑格尔的运动从叔本华开始,反黑格尔绝对理念的运动中,有两条线索的斗争非常激烈,也使20世纪呈现了和19世纪之前世界完全不同的,就是人文主义和科学主义的对峙,,写实主义的全部理论来自于伯拉图的模仿说。

    三、印象主义

    关于印象主义,我在很多场合看到一些观众对看不懂的画,都说你这幅画画的很抽象是印象主义、画的很现代是印象主义,其实这是错误的。如果说古典主义之前所有的流派都强调模仿现实,但是所有的古典主义都是用戏剧化在模仿,他们都是在演出一个现实主义的大剧,而不是现实本身,它强调宗教感、强调历史感、强调崇高感。真正的现实是什么呢?是在印象主义这里完成的。印象主义虽然对学院派有所反驳,但是这里的目标与文艺复兴时期以来的写实主义目标没有任何不同,而且还有超越。

    四、表现主义与野兽主义

    野兽派被视为是20世纪西方的第一场艺术革命,它是对学院派的背叛,是对印象主义画风的背弃。野兽派强烈的突出了20世纪一个重要的发展趋势,就艺术家主体性的张扬。它的色彩也好、构图也好,艺术家这一刻的情感性是至关重要的。

   表现主义和野兽主义不一样,野兽主义是追求真情感的释放,而表现主义认为我在释放情感的时候要像酒神这样,喝醉了酒,没有我和你的关系,没有上级和下级的关系,没有我要维护社会的秩序。表现主义带着批判的眼光看着这个世界,它认为世界上一切是丑恶的,认为世界上所有都是都是我情感、情绪批判的话语,都是我的个性呈现。

    五、超现实主义

   在消灭理性主义的世界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流派,这就是超现实主义,超现实主者都是弗洛依德“潜意识”和梦理论的信奉者。佛洛依德认为人有三个层面,本我、自我、超我。本我是动物的我,是欲望的我。自我是能够从本我中挣脱出来,用一种社会的规范构成一个文化的规则来约束我的我。欲望的我、本我是幸福的我,为所欲为,可以享受自己所想的一切。但是人作为一种存在,为所欲为的行为又是不可能的,又有很多社会规范制约你,所以人们是被社会规范的自我,自我是很压抑、很痛苦的,但是作为一个社会又是必然的。这个时候怎样的超越自我,就形成了超我,超我就像是艺术家,欲望很强烈,强烈的让他睡不着,强烈的让他吃不下饭,怎么办呢?他就要有一个东西来做梦,通过梦来转移这种强烈的欲望,来发泄这种欲望,特别是在自我中,这种欲望特别强烈的人他们唯一的方式就是梦,所以人是会做梦的人,在梦中会转移自己欲望的人,白天达不到的晚上做梦做到了,晚上做梦还不够还可以做白日梦,你想做的不成功的事都可以在梦中去实现。

    六、通俗文化

    通俗文化成为了商业和性欲合在一起的文化,文化成为了商品、成为了大众生活,文化用两极而存在,一部分后现代主义要颠覆的现代主义,它的这条线还在生存着,只不过是以美国为代表的波普艺术、达达艺术以及媒体艺术,它们反美学、反艺术深度,在主导着这个世界。但是在整个文化的过程中,同样的有一股力量强调理性主义、强调现实主义,回到人文的最根本点,两股力量还是在扭转着。80年代、90年代代表着世界文化中心走向的,特别是西方文化走向的威尼斯双年展,我们看到大量后现代主义的反传统、反美学作品,装置艺术、行为艺术、影像艺术很多。进入到21世纪以后,我们再去威尼斯双年展,就可以看到很多回到架上,对架上艺术的回归,一种新历史主义、一种新客观主义、一种新现实主义在重新涌现,两股线构成了当下艺术的形态。我们今天的讲座就在这个故事里结束,谢谢大家。

 

 【现场提问1:】艺术自由被限制时被认为是精英的,原来号称精英主义的一般读者可以读得懂,但是现在号称要回到人的主体性,释放人的情感,反而艺术是越来越走向抽象,和一般读者是远离的,您怎么看待这个矛盾?

 【现场提问2:】五四时知识分子对启蒙是有误读的。中国这段时间对启蒙的打压非常厉害,不管是国家主义还是民族主义。中国从哪儿去找这样的法则和意义呢,如果回到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们能够吸收好它的精华吗,或者走向民族国家对人的关怀就能够找到吗?

   (完)

  想知道罗一平教授对这些精彩的提问都如何作答吗?敬请关注忠信笃敬网【录音整理】。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