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讲堂>讲座言论
字体:

林毅夫:超越发展援助需遵循比较优势

2016年12月27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发布者:
摘要:11月7日下午,著名经济学家、全国工商业联合会专职副主席、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林毅夫教授做客百年讲堂第269期,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视角详解超越发展援助与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为纪念建校110周年高层次系列学术讲座序幕。

       为什么要超越发展援助?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摆脱殖民地半殖民地地位开始追求国家现代化,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国际上成立了许多多边和双边发展机构,它们共同的目标也都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经济、实现现代化。发达国家还有很多双边发展机构,它们的目标都是共同的,都是想帮助发展中国家来发展经济、摆脱贫困、实现现代化。我们有没有办法在未来使发展中国家,它如果要发展当然要资本、要资金,未来提供资本、资金,能不能对发展中国家的发展起到比较好的作用,这就是这本书想研究的。

    根据增长委员会的研究,二次世界大战后有13个国家和地区,他们的经济发展取得连续每年7%或者更高的增长速度。这13个经济体有5个共同特征:第一,都是开放经济体,他们生产自己既有优势的产品、进口自己所欠缺的;第二,他们都实现了宏观稳定;第三,他们都是高储蓄率高投资率;第四,他们都是市场经济体,或者是转向市场的经济体。我们也是在这13个经济体中,我们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所以市场非常重要。最后,他们都有积极有为、有能力、可信的政府。

   这五个特征是成功的要素,但是不是成功的药方;是成功的药材,但是不是成功的处方。即使我们发现这13个成功经济体有这样五个特性,但是到底怎样才能让一个发展中国家、一个发展中地区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取得成功,目前在国际上还没有一个比较清晰的图像。

   用我们常常讲的话就是思路决定出路。发展中国家和国际发展国际,不管是多边还是双边,进行了那么多的努力,但是到现在不成功我觉得最主要是思路的问题,对怎样发展经济还没有找到一个好的可以遵循的基本的原则。

     其实如果按照新结构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药方很清楚,就是在每一个时点上按照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选择技术、选择产业,这样就会有最大的竞争力,经济发展的最快、最可持续。

    这就是一个成功的处方,按照增长委员会五个成功特性,新结构经济学建议按照比较优势来发展,这是经济发展最好的处方,但是它有两个前提,一个是必须有效的市场,一个是必须有为的政府,这是增长委员会所讲的第四点和第五点。如果你要按照比较优势来发展的话,它当然一定是开放经济,有优势的多生产出口,没有优势的你少生产进口,这是增长委员会提出的第一点特性。第二点,如果你按照比较优势来发展经济,这个经济最有竞争力,当然它会是最稳定的。第三点,你就会创造更多的积累、就会有更多的储蓄,而且投资回报率最高,所以你就会高储蓄高投资。增长委员会所谓五个特征,实际上有的是结果、有的是前提,现在主流经济学没有结构的概念,很难分析出哪些是前提、哪些是结果,新结构经济学就可以将五个药材放在那里,经过新结构经济学这样的结构分析,马上就会知道两个是前提、三个是结果,反映的是按照比较优势发展。

   过去的发展理念是不成功的,过去的援助理念也是不成功的,过去发达国家给发展中国家的援助是以政府的赠款和低息贷款为主,随着发展中国家在国际上资金提供和产业合作机会越来越多,我们知道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真正是要帮助他们进行结构转型,帮助他们从农业经济变成现代制造业经济,所以我们在国际发展的援助上就应该超越传统的赠款和低息贷款,只要有利于发展中国家发展的这种资金流动,实际上都是一种发展援助。

    如果国际发展援助能够用这样的思路,我想国际发展援助对其他国家发展经济、解决贫困有很大的帮助。尤其是中国这样的一个发展中大国,所提供的发展援助不仅是资金,还提供了经验,我相信这种发展思路的转变可以给发展中国家带来巨大的机会,而中国的产业升级也同样会给发展中国家带来巨大的机会。我相信如果沿着这样的思路去做,把这个机会抓住,相信可以带来发展中国家普遍的发展,实现总书记在2013年第一次参加博鳌论坛所讲的,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我们希望所有发展中国家都可以跟我们一样有共同的发展,每一个国家有自己的梦想,中国人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其他发展中国家只要思路对了,他们也可以实现自己国家现代化的梦想。

【现场提问:】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和您一样,在世界银行担任过相同的职务,他离任之后写了一本书《全球化及其不满》,他提出一个观点,痛批当前国际贸易和金融秩序不公。他说,发展中国家通过多年积累,积累下来的那些财富最后都换成了美元债,这些都不可能通过产业政策、贸易结构来调整的,是整个全球金融供应链决定了的。我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

  【现场提问:】中国要实现创新型可持续增长,政府真正需要关心的不是产业政策,而是通过深化改革建立法治,更低束缚更少管治的市场经济。请问您对于政府在产业政策上的越位、在改革上的缺位这一点是怎么理解的?

    (完)

想知道林毅夫教授讲座的完整内容,敬请关注忠信笃敬网【录音整理】。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