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讲堂>讲座言论
字体:

李绍先:应对中东大乱局须趋利避害、因势利导

2017年03月05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发布者:
摘要: 2016年11月10日,百年讲堂纪念110周年校庆高层次系列学术讲座精彩继续,国际问题专家、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教授担任第270期主讲嘉宾,以国际眼光剖析了中东大乱局的形势,并阐明了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的应对。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今天要讲的中东。学历史的同学都知道,欧洲人讲中东,也就是欧洲中心,他们将离他们近的东方称为近东,然后是中东、远东,中国被欧洲称为远东地区,巴尔干半岛、小亚细亚半岛被欧洲称为近东。今天我们讲的中亚这个地方就是中东,其实就是地中海东岸这一块土地。进入现代以来,很多国家已经将中东的概念延续下来,比如说中国,现在很多地方都有中东研究所等。现在我们所讲的中东范围要稍微大一些,也包括北非这一部分。北非这些国家为什么包括在现在我们所说的中东里面呢,现在中国的外交部有亚非司,亚非司主管地区就是西亚、北非这两个地区。北非这些国家虽然坐落在非洲,也可以说它是非洲国家,但是这些国家毫无例外都是阿拉伯国家,所以它传统的、历史的、文化的、经济的、政治的关系,很紧密的和西亚密切联系在一起,它和非洲的关联度比较薄弱,特别是它的南部是撒哈拉大沙漠,实际上也是局限了它。现在很多的国家,主要的国家一般都是将西亚和北非放在一块称为中东,我今天讲的中东就是这样的概念。

    中东是世界上地缘政治最复杂的地方,直观来说它是世界地缘政治中最动荡、最乱的地方,为什么它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呢?中东最重要导致它是世界很奇特的最动荡的地方,就是它是十字路口,而且这个十字路口是双重的。首先是在地理位置上的十字路口,欧洲和亚洲的结合部。   

    实际上中东对中国的影响越来越大、越来越重要,中国和中东的关联度越来越密切,简单来说现在中国和中东的关系中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就是中国在中东的经济利益越来越大,或者说中国和中东的经济关联度越来越密切。从安全方面来讲,安全利益越来越密切。中东作为伊斯兰的核心地区,它的形势发展直接牵动着我们西北地区的安全,以及一定程度上牵动着国内的安全形势。第三个方面,中东和中国在中国整体发展过程中,它对中国战略上的影响也是随处可见的,它作为世界地缘政治的战略高地,世界地缘政治一个非常敏感的地区,直接牵动世界形势,也牵动着中国。   

    总结起来,咱们用一个时髦词,现在中东的局面就是三期叠加的大乱局,或者未来5-10年中东就是一个三期叠加大乱局。怎么说呢?5-10年最大的问题是政治版图崩溃之后,怎么样重新将这个政治版图搭建起来,政治秩序要重新建立起来,我称之为政治版图重构期。2011年阿拉伯国家所谓阿拉伯之春以后,阿拉伯国家各个政府实际上都很难照旧统治了,实际上阿拉伯国家进入了政治、经济、社会的转型期,这也是长期的历史进程,不会很快完结。即使像沙特阿拉伯这样的国家,虽然躲过了冲击波,尽管也受到了冲击,但是基本上是躲过去了,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也不得不相应的推动社会转型。大家可以注意到今年年初沙特阿拉伯进行了破天荒所谓市镇选举,地方选举,沙特阿拉伯的妇女还获得了所谓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其实很滑稽,一直到现在沙特阿拉伯的妇女仍然没有权利单独出现在公众场合,她们如果要在公众场合出现,必须是有直系的成年男性陪同,否则的话沙特的宗教警察是要抓她们起来鞭打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在这样革命的大背景下,政治、经济、社会的转型是同时要进行的。第三个,2003年伊拉克战争,将地缘政治力量的平衡破坏了,其实中东地区的军事不重新建立,要想恢复根本的稳定是不可能的。因此它同时处于三个时期,而且三个时期叠加起来,这是未来我个人认为5-10年中东面临的局面。这是形势部分。

    最后我想说一下中国怎么应对。中国在大力推动“一带一路”,而“一带一路”阿拉伯处在交汇点或者是枢纽地区,这是绕不开的,具有独特的地位。我们要推“一带一路”势在必行,阿拉伯世界或者中东又是三期叠加,我们的“一带一路”还行吗?可以。我提一个思路,总体来说我们要趋利避害、因势利导。思路有三个方面,首先“一带一路”的推进,特别是互联互通,非阿拉伯国家是存在巨大潜力的,特别是作为伊朗和土耳其这两个中东重要国家,伊朗这个国家实际上非常重要,对国家也是相当有战略意义,这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国家,幅员相对辽阔,16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适度,接近8000万人口,而且资源非常丰富,丰富到什么程度呢,估计在座可能都想不到,它的油气资源很丰富,虽然石油、天然气储量不是第一,但是伊朗人很自豪,说我们石油、天然气储量加起来是世界第一,这确实也是事实。

    随着我们利益越来越大,中国不可避免在中东事务上要不断的加大参与的力度,这是毫无疑问的。习主席年初去访问,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动作。但是大家也要有清醒的头脑,中国在中东发挥实质性的作用是很难的,我们能够发挥的余地非常小,很简单,因为中国在中东地区没有代理人,就是你没有抓手。在这个方面,甚至于连中东地区一个小的国家我们都比不上,比如说约旦这样的国家,看着不起眼,几百万人口,但是它在叙利亚有自己的力量,如果不合自己的意愿,它在叙利亚可以掀起一定的风波。我们实质性参与中东事务还是一个过程,得经历一个过程,不能抱以不切实际的想法。但是与此同时可以利用中东现有的局面,推进有利于我们的一些事务,我刚才也有讲到,比如说打击东突势力,其实东突势力对中国的威胁非常大,而且是现实性的。刚才谈到的一些地方,比如说现在的战局,有关各方在攻击摩苏尔,在打击ISIS。前几天库尔德武装又宣布要攻击拉卡,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IS形成了非常大的挤压态势,随着这种形势的出现,在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上活跃着的数以万计来自世界各地的这些极端分子,他们都是要四处流散的,这对世界各国都是巨大的挑战。比如说我前不久刚刚从德国回来,我了解到的情况,德国自己掌控的在叙利亚、伊拉克作战的圣战分子至少有一千人,而且已经有一百多例回流的人员,他们已经抓了一百多个了。德国今年以来这些回流人员已经发动了四次恐怖袭击,这就是咱们在媒体上看到的,当然在德国没有发生像巴黎那么大的恐怖袭击,这些威胁都是非常大的。与此同时这个地方也有来自我们中国的圣战分子,而且为数非常多,至少是不低于德国的,这些圣战分子也是要回流的。回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主动的,随着这个地方越来越困难,ISIS这个组织有意识的到其他地方物色新的根据地,比如说利比亚、埃及、也门、阿富汗、中亚,甚至是在菲律宾,凡是有宣布号称支持他们的地方。还有一个是被动的回流,鸟兽散的时候来自哪一个国家首选就是要回去,所以世界各地都面临相同的压力,对于中国来说也是这样。国际社会面临的压力相同,而且现实威胁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大家都坐在同一条船上,利用这样的形势我们加大和世界各国,特别是有东突势力所在的这些国家反恐方面的合作,比如说德国、比如说土耳其,这是两个非常重点的国家,现在这样的形势出现了非常有利于我们和相关国家联合打击东突势力的非常好时机,我们可以善加利用。

      

    【现场提问1:】能不能稍微详细介绍一下中国和中东在“一带一路”上合作的例子,比如说巴基斯坦有瓜达尔港,它为了中国打破马六甲海峡封锁,创造新的连通方式。

    【李绍先:】实际上巴基斯坦不在中东范围内,但是“一带一路”我们都知道巴基斯坦是中巴经济走廊,这是“一带一路”的旗舰项目,从喀什通到瓜达尔,具有战略意义是毫无疑问的。

    中国“一带一路”具体来说和中东有怎么样的合作。中国的“一带一路”和中东的合作存在着天然的互补性,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个人认为“一带一路”重点是两个方面的推动,一个是基础设施,也就是物理上的互联互通,一个是产能的对接。“一带一路”题中应有之意,其中很重要的内容就是要给国内解决困境,国内形成的庞大过剩产能要寻找一个大的出口。中东这两个方面都是非常需要的,中国过去发展说要想富先修路,这个理念我们和中东国家讲,他们也是非常接受的,因为这是很直观的,伊朗、土耳其,这次汪洋副总理在土耳其,就土耳其的高铁,现在它的高铁只有一段,伊斯坦布尔通到它的首都安卡拉,现在安卡拉一直到通到最东头来,这一段的高铁已经有初步的构想了。中东其他地方也是一样的,它要想发展首先就是基础设施,这是存在着天然的互补,因为基础设施建设是中国的长项,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第二个长项就是产能对接了,过去我们说中国要输出过剩的产能,这个不好听,别人一听是过剩的产能,首先就是不好听,对中国来说这是过剩的,但是对中东来说这是急需的。我刚才也说了中东国家没有工业,一个那么大的国家没有工业,可能大家想象不到,它的工业要想发展,特别是我可以很权威的讲,阿拉伯国家目前要想摆脱这样的困境,唯一的出路就是必须要工业化,阿拉伯世界工业化,中国的产能过去,和它刚好是非常互补的。

    这和我们改革开放的经历是一样的,你想吧,我们的东西过去,我就举埃及的例子,会冲垮埃及一些传统的东西,埃及没有工业体系,但是中国比如说义乌的东西过去,能够将埃及过去过斋月要点的斋灯,埃及人的斋灯是手工做的,能够卖6个埃镑或者说60个埃镑,但是我们义乌的东西过去,可能6分钱就够了,一下子就将一整个传统行业,经历了几百年的行业可能就没有了,这些方面确实是有冲击。但是我说的是整体的工业能够逐步建立起来,中国完全可以和它们互补,这是毫无疑问的。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它的秩序缺乏,阿拉伯这些国家没有秩序,首先它想到的不是怎么发展工业,而是首先想到怎么安定下来,建立秩序才能发展。我们和中东的合作互补性非常大,但是具体要开展合作,不同的地方要不同的对待,叙利亚要建立工业是天方夜谭,现在打的不可开交,怎么可能建立工业,它也不可能想这些事情,他们想到的首先就是怎么生存下来。埃及稍微稳定一些,它就要发展了,就要做大的项目了,它要盖房子、要修路、要建港口、要搞工业园等等。已经建了第二苏伊士运河,苏伊士运河沿岸的工业园区要逐步的开发,有一个过程。巴基斯坦走廊对中国来说当然是有战略意义了,这是毫无疑问的,刚才你也提到马六甲海峡,它本身也是中国通向印度洋的捷径。但是中巴经济走廊风险非常之大,风险大并不是说来自巴基斯坦这个国家对中国不可靠,这个国家可以说很可靠,无论是最上层还是最下层,最上层不论是什么政府、不论什么党,不管他们两党、三党争的不可开交,但是对中国没有任何的疑问。老百姓也是,老百姓说起中国来都是竖大拇指的,都是非常好的,中巴关系可以说深入人心。但是中巴的问题关键是这个国家自我掌控,巴基斯坦是先天发育不足的国家,印巴1947年分治,印度有印度之父尼赫鲁,巴基斯坦有巴基斯坦之父真纳。印度逐渐走向了共和国,不管怎么破,但是大致能够维持运转。巴基斯坦等于是这个国家初建不久、立足未稳,真纳就去世了,所以形成的体制,要不是家族,谢里夫家族、布托家族,要不就是军人,而且地方势力太大了,各有各的根据地,中央的权力和地方的权力,政党、家族和军人的权力,再加上宗教的极端化,最近一些年特别厉害,再加上有俾路支斯坦边缘化,谋求分裂、分离、独立,而瓜达尔港恰恰位于俾路支斯坦,所以说风险巨大,不是说这个国家如何如何对我们不好,关键是这个国家的问题。当然我认为“一带一路”对这个国家来说是一个大救星,如果“一带一路”在巴基斯坦大家能够以大局为重,整个这个国家可能能够得救,是一个很好的机遇,但是恰恰是大家都在争,各方面的利益很麻烦,潜伏着巨大的风险。当然这个项目还在推进的过程中,但是在过程中巴基斯坦说我们愿意以军队保护你,专门成立特种部队,就护“一带一路”、护中巴走廊,1万人、1.5万人,说2万人也行、3万人也行,只要你中国养起来。但是这个东西你想一下,几万人的部队来保护这条路,这条路还有经济价值吗?没有经济价值怎么可能长久?不是说完全政府投资进去,它要有生命力必须是能够经济上划算、能够自我运转。

    “一带一路”是一个非常妙的战略,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越能感受到它的妙处,我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时候,结合内外形势能够提出来最妙的战略了,一举解决、一举迎合了我们各种需要,对内脱困的需要,大量剩余资金、资本、剩余产能拓展更大的空间,对外谋求我们整个全球战略的回旋,再加上现在世界处于十字路口,全球化走到今天,逆全球化潮流如此之大,特朗普又上台了,这是很厉害的。我们中国当然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我们希望继续往前推2.0版,“一带一路”现在我们推出来,不仅仅是沿线国家的互联互通,全球互联互通,就是将市场做的更大一些,给全球化找新的出路,不失为中国向世界贡献的一个方案。这肯定是要大力推的,但是也是要有技巧的推,像中东这个地区硬推不可能,或者不研究就说“一带一路”不行这也是不行的。

   

 

   (完)

想知道李绍先教授讲座的完整内容,敬请关注忠信笃敬网【录音整理】。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