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讲堂>讲座言论
字体:

俞可平:新型当代中国文化正在形成之中

2017年03月05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发布者:
摘要:2016年11月18日,著名学者俞可平做客百年讲堂,为师生和返校校友详细讲解《转型中的中国文化》。俞可平的讲座将本次纪念建校110周年高层次系列学术讲座推向高潮。

    我今天想讲一讲这些年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到现在我们在文化上有哪些争论,这些争论背后的意义是什么。

    第一场讨论是什么呢?文化现代化。因为改革开放的过程其实就是中国走向现代化的过程,现代化当然首先是经济现代化,但是经济要现代化观念就要现代化、文化也要现代化。而经济现代化追求的是工业文明和市场经济,在政治上要实现民主政治,文化上所要创造的核心价值是自由、平等和人的主体性,而所有这些都跟中国传统文化可以说格格不入,所以从整体来说现代化这些要素与中国传统文化是相矛盾的,因而改造中国传统文化、实现文化现代化,这就成为中国知识分子在文化上对改革开放所做出的第一个反应。我们将这第一个文化活动称为文化现代化。

    接着另外一种方向的文化活动又出现了,如果说基于对传统文化批判中的文化现代化是改革开放出现的文化热第一个高潮,那么多少有一点讽刺意义的是,接下去的一个高潮正好是与批判传统形成了明显对照的中国文化复兴。很快中国的知识分子就倡导了文化复兴,要复兴中国传统文化。   

    再往前走,中国知识分子觉得文化特别重要,我们应当有一种文化的自觉,中国人自己应当对文化有一种自觉,文化是根,是我们文明的基础,所以要自觉。

    文化全球化到现在为止也是一个有争议的概念,文化全球化的倡导者认为文化全球化不是简单的民族文化的同质化和单一化,而是民族文化之间产生了不可分割的相互联系,而且文化全球化的倡导者还进一步认为人类是一个共同体,面临共同的问题要产生越来越多的全球意识、全球价值,或者说全球共识。

    最后我们可以得出一些什么样的结论呢?至少在我看来,中国文化的转型有三点基本的结论。

    第一点,纵观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也就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文化在现代化和全球化双重变奏下所发生的转型与变迁;第二,从五四运动开始的中国文化的转型过程,已经接近完成,一种全新的中国主流文化正在形成之中;最后,从形态上来说,这种新的文化要包容各种不同的流派,最主要的是哪些呢?从形态上来说,在现代化与全球化双重变奏中形成的或者正在形成的这种新型当代中国文化,由三种不同的价值体系和文明要素组成,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西方近代文明和马克思主义或者社会主义的传统。正如传统中国文化是儒、释、道三教合流一样,当代的中国文化也由上述三家融合而成。儒、释、道分别各有侧重,为什么我们重视儒家呢?是因为儒家主要处理的是社会伦理和政治关系,但是道家、释家都有不可去略的相关领域,比如说道家处理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社会与自然的关系,释家也就是佛教处理的是内在的我和外在的我的关系,是自我和超我的关系,寻求更多是心灵的平静,相互之间不能互相取代。现在到西方国家去,人家更感兴趣的可能不是儒家和佛教,可能更畅销的是道家的书,因为在他们现在的发展阶段更关心的是人与自然的和谐,而这恰恰是道家的主题,所以中国传统文化本来就是三流合一,我认为正在形成中的中国当代文化也是有这三种流派合而为一的。孔子像要出来,马克思、恩格斯的像也会出来,最后应当是都能够相互的包容,孔子到现在也要改变态度接受马克思,马克思到现在也得改变态度接受孔子。

    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来结束中国文化转型这个演讲。每一个人都可以体会到我们正在转型的中国文化,小时候我主要还是传统文化,在家里父亲永远正确,都得听他的话,没有小孩说话的权力,可是倒霉的是,等我做了父亲以后,我也想像我的父亲一样,不可能了,我的小孩经常不听话,他有自己的主张,有时候我作为父亲还要听他的。我们这一代人有时候想一想特别不幸,但是我要说这就是文化的进步。年轻的时候我刚刚工作到机关,我作为普通群众,我的领导永远是对的,作为下属基本上没有发言权,可是等我做领导了,我得听下面的,还要民主推选我、民主测评我,看起来很不幸,但是我也要说这就是中国文化的转型和进步。

 

    【现场提问:】您对进步、对真理、对正义这些概念是如何理解的?

    【现场提问:】刚才您讲到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有各自的职能,那么现代中国传统文化、西方近代文化在当下中国主流文化中各自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您的文化主张是怎样的?

    【现场提问:】中国文化如何更好地走出去?如何提高周边国家人民对中国文化的认同?

    【现场提问:】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政治空气有点紧张的时候,李双元老师写了一篇文章,谈国际司法的趋同。后来在交流中他说趋同可能是一个趋势,比全球化更能被大家接受。我本人在参与国际电子商务立法的过程中也明显感觉到,随着技术的发展,特别是网络技术的发展,因为国际社会的介入,包括联合国,可能这些规则都是越来越趋同和一致。这种趋同化代替全球化,是不是更能描述当今社会现实?与之相适应的,技术的发展除了推动法律的趋同之外,在其他方面也能够带动全球的驱动吗?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你刚才说到真理,真理是正义,法律追求正义。正义的相对性和绝对性的问题,其实也是我比较困惑的问题,上个世纪二战前 ,很多法学家只研究时代法,不谈法的道德,认为法的道德问题是伦理学问题,但是可以看到二次世界大战以及一些专制国家只有规则而没有正义的法,给人类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所以现在也有自然法的复兴。最低限度的正义、最低限度的道德在哪里,是不是普遍的东西?

    【现场提问:】第一个问题,刚才说到Universal value有四种翻译,这四种翻译之间的关系您能不能解说一下?表述的内容有什么区别?第二个问题,刚才您说到全球化和本土化的文化冲突,不仅仅在中国,全世界范围内可能都存在全球化和本土化的冲突,而且不仅仅在文化领域,经济领域也是如此,比如说英国脱欧、美国选出来了反全球化的特朗普,中国慢慢成为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在经济方面。您对全球化和本土化的冲突的趋势是有怎样的判断?

   

    (完)

想知道俞可平教授对这些精彩的提问都如何作答吗?更多详细内容敬请关注忠信笃敬网【录音整理】。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