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讲堂>讲座言论
字体:

彭林:礼乐双修,方为君子

2017年03月12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发布者:
摘要: 11月25日,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礼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彭林说礼》主讲人彭林走进百年讲堂,为现场师生讲述中国古代礼乐文明与君子之道。

     我们要了解中国文化,必须要了解礼,为什么礼可以治国,这里面有很多的问题。在讲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提出一个概念,这就是半人时代。这个说法不是我发明的,这是梁启超先生的公子,也是我们清华的前辈梁思成先生提出来的。1948年梁思成先生有一个谈话,他批评现在的大学教育,学文的不懂理、学理的不懂文,人类的知识是一个整体,可是我们在学校里出来只知道一半,梁先生批评这是一个半个人的时代。今天我要借这个概念,来表达一个更大范围里面的话题。大家知道现在我们的社会到处都在谈发展,发展工业、发展农业、发展科技、发展经济、发展国防,让你眼花缭乱。大家想过没有,现在所谓的发展都局限在一个领域里,这就是物质文明领域,甚至有一种倾向,我们将物质领域的发展看作是人类发展的主要任务,这就反映我们进入了群体的迷失,物质当然要发展,但是对于一个社会来讲,最根本的发展是人自身的发展。我们人是万物灵长,是社会的主体,只有人发展好了我们社会才能从根本上发展,如果我们不注重或者根本放弃了自身的发展,只追求物质的发展,那么可以肯定的说,幸福指数会很低很低。为了进一步将这个观点说清楚,先来看一看历史,人类社会是怎么发展的,以后应该怎么发展。

    在我看来,人类社会的发展实际上这又有两步,第一步是体质的发展。一直到距离现在1万年左右,人在体质上的进化完成了,大家就要问了,体质上的进化既然已经完成了,此后人类是不是只要追求物质文明,享受物质生活,就可以了呢?不对,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就是我们人是万物的灵长,有复杂的思维,有精神家园。而这颗心包藏在身体里面,这颗心的进化和体质的进化不同步,它很迟缓、滞后,所以当我们体质上的进化完成了,我们这颗心的进化远远没有完成,而且由于我们是从动物进化而来,所以我们那颗心不可避免、或多或少残留着动物的野性。大家想一想为什么我们生活中一个一个都是人模人样的,做出来的事情、说出来的话不那么像人呢?

    我在清华开了一门课《中国古代礼仪文明》,第一堂课就有学生问你这个课有什么用,我说让你有一个人样,这就是我这堂课的作用。由于我们夹杂着动物的野性,而动物那种散漫、无序、残暴、贪婪,这样一些因子就残留在我们的心里面,是我们社会不和谐、人的表现不和谐,所以现在我们不是一个理想社会。我认为到现在我们处在又一个半人时代,体质像人,但是心的进化没有完成,也在亦猿亦人之间。只有当我们所有人的心灵,或者说思想,或者说精神,都彻底完成了用理性来替代野性这样一个过程,我们人的进步就完成了。毛泽东主席当年有一篇文章《纪念白求恩》,他说我们要学习白求恩同志,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这话说的很好,我们现在总体来说不那么纯粹,因为我们那颗心的进化没有完成,什么时候我们的心已经被道德、理性充满了,动物的野性都被剔除了,我们人类的进化才算完成。这里我要提醒大家,不要以为你化妆、整容、穿名牌,觉得自己就是俊男靓女了,不是,这是很肤浅、很表面的,我们要时刻想到怎么样成为君子、怎么样成为完人。

 

    人跟动物的根本差别在哪里呢?儒家认为人是按照礼的要求来生活的,而动物不能。儒家说如今长的像一个人,身上没有礼,虽能言,再能说会道,可是他那颗心是禽兽之心,也就是我刚才讲到的,包在身体里的那颗心进化的太差。所谓礼,就是按照道德理性的要求制定出来的典章制度、行为规范,人是按照礼的要求来生活的,在我们生活中充满了礼,而畜牲没有。你有没有看到那只狗或者是猪彼此之间行礼?它们会礼让吗?它们会排队吗?没有,只有人能够做到,所以人是有道德理性的,表现就是有礼。圣人不是神仙,是特别智慧的人,他看到这一点很重要,生怕人会堕落到、倒退到禽兽的队伍中,所以他们制定了礼拿来教大家,让我们每一个人知自别于禽兽。这个话大家仔细想一想,什么是文化自觉、什么是文化自尊,就在这句话,不需要通过法律强制手段,恐吓的、惩罚的手段,而我们在文化上觉醒了,应该跟禽兽拉开距离。大家想一想,在外面如果不排队的话,你像个人还是像那边那个东西呢?随地吐痰没有公德心,那你还是人吗?知自别于禽兽这句话太重要了,弄不好我们就禽兽不如了。

       

    下面具体看看礼体现了哪些特别好的东西?首先久已要讲到礼主敬。礼最核心、最主要是教我们尊重或者说尊敬,中国在两千多年前的《孝经》就明确说了,礼这个东西敬而已矣,表达对对方的尊敬而已。大家说为什么要尊敬呢?凭什么要我尊敬他?道理是这样的,人类社会和禽兽不一样在哪里呢,人是一种群体性的动物,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要有社会分工,社会越发展分工越细密,人与人之间互相依赖就越强,谁也离不开谁。我们只有互相尊重才能够有高度的和谐,我们不能像乌眼鸡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一辈子生活在无穷烦恼当中。西方讲强势,我的快乐要建立在你痛苦的基础上,我将你踩在脚底下,我胜利了、我成功了。而中国人讲仁爱,中国人主张人与人要互相尊重,这个尊重要从我做起。我总看到你身上一定有值得我学习的东西,我将我内心对你的这一份敬意要通过肢体动作、语言表达出来,让你感受到我很尊重你,当然我也希望你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我,这样我们就达到了一个更高层次的平等和尊重,这是中国人的理念。《周易》里讲是吉还是凶、是利还是害,罕有若是纯全者,纯全的只有谦卦,谦让我们进步、骄傲让我们失败。人生的道路上,我们永远不要自满,再有成就也要低调,这是中国人的传统。

            

    礼仪之始在于正衣冠,大家的衣冠穿的怎么样,往往通过你的装扮给你打印象分。我到国家体操队去讲课,我说我在电视里看体操比赛真的有意思,一个方的地毯,运动员站在角落,手一举,动作还没有做,裁判第一个印象分就打出来了。我们每天都在给别人打印象分,别人也在给你打印象分,谁都希望自己的分值能够高一点,现在我们都讲颜值,真要命了,靠一个脸蛋能够在社会上混一世吗?

    礼还要求我们内外要求。我们读古书经常可以看到,谈到一个人身上有两个东西,一个是质,一个是文。质是什么东西?这个东西的质是瓷器,这个东西的质是塑料。人之所以为人,是要有人的那些美德,完全没有跟禽兽分不出来,禽兽没有美德,人要有美德。人之所以为人,一定要有质,一看这是一个金,不是烂铁。光有质还不够,社会在进步,文明在进步,所以我们人身上还要有文采,这个文实际上就是指礼。一个有文采,有人文教养的人,身上一定有礼、有文。这两个都很重要,可是在我们身上,这两个东西经常不平衡,在有一些人身上质胜过了文,连战的儿子叫连胜文,我估计很有可能就是从这里出来。质胜过了文,这个人就显得野。

    下面我想讲一下乐。刚才讲的礼主要是规范你的行为,有同学就说了,说了半天心怎么办呢,我们的心最怕就是不和谐,因为我们人是一种喜怒哀乐、情感特别丰富、特别复杂、特别细腻的这样一个群体,你能指出动物界有哪一种能够像我们人这样吗?人能够为了情自杀,但是这种情往往让我们很冲动,或者让我们很颓废。用我们中国人的话,要么很过、很偏激、很狂热、很疯狂,要不就是很懒散、扶不起来,所以过犹不及。心性如果是这样,对我们人、对社会的影响极大。一个人成天狂躁暴怒、大喜大悲要生病的,这个时候去看中医,中医一把脉就说你肝火很旺,要吃药了。心怎么办呢?看又看不见、摸又摸不着,古人非常智慧,他们发现我们生活里人总会有音乐,音乐对我们人的影响很快、很直接、很强烈,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一听《义勇军进行曲》马上肃然、热血沸腾,一听哀乐想哭,一听轻音乐就觉得心情特别愉快。人的情绪很容易跟着音乐走,所以古人就讲了,《性自命出》是十多年前在湖北荆门出土的一批竹简,上面说“凡学者求其心为难,从其所为,近得之矣,不如以乐之速也。”所以古代有乐教,以音乐来调教你。《礼记·乐记》是中国最早阐述儒家音乐理论的一篇专著,中国人很有意思,将西方人说的音乐分解成三个层次。“凡音者,生人心者也。情动于中,故形于声。声成文,谓之音。德音之谓乐。乐者,通伦理者也。”情动于中,我打动你了,你忍不住叫起来了、笑起来了,这就是声。自然界的风声、雨声也是声,它是构成音乐的一个元素,但这个声没有审美价值,或者是审美价值很低,用它来表达我们的情感效果不明显。人很智慧,逐步逐步发现了自然界的各种东西做成乐器,最后敲出来、吹出来、打出来都是七声音阶,以七声音阶按照设定的调门、旋律来表达我的兴奋,我们听《欢乐颂》,整个场子里的人都被调动起来了。我用这样一套东西来表达我的哀伤,也是一样的,所以声成文谓之音,创作了不知道多少歌,还能永远没完没了下去,这个东西是有审美情趣,能够表达非常复杂、非常丰富的情感,古人将它称为音,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音乐,好的坏的都在里面。音乐有好有坏,好的是德音,所谓德音就是思想是纯正的,它的风格是高雅的,它的节奏旋律是舒缓的,听了很舒服,这是乐。这个乐听了以后,你的那颗心就会变得慢慢和谐起来。所以礼和乐是好东西,一个人要成为有君子风范的人,一方面用礼规范你外在的行为,同时用乐来和谐你那颗心,从乐中可以获得愉悦的心境,甚至是一种享受,我们也能获得人生的力量。

   

   

    【现场提问:】尼采的“奴隶道德”和老子关于礼的论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我比较认同老子的看法,您又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现场提问:】我觉得您对老子的看法有点不正确,根据我对老子对《道德经》的理解,我认为老子的观点和孔子七十岁时提出的随心所欲而不逾矩是一样的。

 

    【现场提问:】您说到礼乐,在我上大学之前其实心里也有一定的想法,希望自己成为遵礼的人,有君子风度。但是在现实社会中,可行性感觉没有那么大,我在他们面前说我吃饭筷子放下应该怎么样,大家会用很奇异的眼光看着我。您刚才说到我们该怎么样称呼人家,敬词等等,也是在高等教育中传播,或者说仅限于大学生中传播,或者仅局限于文学院、历史学院的学生传播,别的学院的学生没有学习中国古代哲学就不会知道这些东西,我们该要怎样进行传播,让大家都知道应该学礼?

  

    (完)

想知道彭林教授对这些精彩的提问都如何作答吗?更多详细内容敬请关注忠信笃敬网【录音整理】。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