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文化>读书
字体:

这部书漫长而曲折的出版之路,简直是一部传奇

2017年03月1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南方周末 发布者: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生 周敏秋

(资料图/图)

   (本文首发于2017年3月9日《南方周末》)

《尚书》收录了夏商周三代的政治文件,年代久远,字句古奥,再加上辗转传抄,错讹百出,更加难以通读。连王国维都说:“以弟之愚暗,于《书》所不能解者,殆十之五。”翻开漫长的中国学术史,《尚书》研究之艰辛,《尚书》命途之多舛,真可令人浩叹!其中,牟庭的《同文尚书》不仅长期湮没,被人遗忘,而且经历最为曲折。

牟庭(1759-1832),原名牟廷相,山东栖霞人,由于科举文写得好,经学名家赵佑誉之为“山左第一秀才”,可惜时运不佳,他参加乡举考试十八次,次次名落孙山,终身科名止于乾隆己卯(1795年)科优贡生。树大招风,牟庭“运蹇不遇,屡踬棘闱,至有试竣之日,主司携其落卷入都,极力吹求,遍示同人,意在暴扬其短”。面对主考官落井下石的奚落,弟弟牟愿相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但敢怒不敢言,只好写诗安慰他:“下第群称屈,如兄屈最深。”而牟庭却安然处之,略无愤世嫉俗之言。他心里明白,屡试不举,一是“三匝无枝”,没有宽广人脉,欲渡无舟楫;二是“饥而不食”,性格太过刚直,耻于干谒。(《嘤鸣草·序》)

牟廷相自此改名牟庭,自号“默人”,从此绝意仕途,潜心读书。马邦举《默人先生墓志铭》说,牟庭“家居非应试不出”,终年闭户读书,精心著作,一贯群书,“穷居而不悯,老至而不知,人事反复,不感于心”,以至于到了“邑人罕识其面”的地步。

从牟廷相变身牟庭,从疲于科举到潜心著述,牟庭完成了他人生的转型。据《清史列传》卷六十九《牟庭传》记载,牟庭“博通群经,兼明算术,尤好今文尚书之学”,同学郝懿行“每有著述,辄与商榷”。从许维遹《栖霞牟默人先生著述考》长文所收目录可知,牟庭学无不窥,遍注五经,经、史、子、集、方、算之学,莫不穷究,他生平留下的手稿,多达五十余种,令人难以望其项背。其中,《诗切》《同文尚书》二书,更是他毕生精力所寄。

牟庭开始研究《尚书》的具体时间,已不可考,我们只知道,他在39岁左右,已撰成《尚书小传》;数易其稿后,改名为《同文尚书》;至基本脱稿时,已是63岁高龄;又继续修改至74岁,尚未完全定稿。牟庭精心研究《尚书》,竟然长达四十多年!他遁居僻壤,学贵自得,除与郝懿行往复论学外,和其他乾嘉学者鲜通声闻,而治学宗旨,无不与之暗合。所著《同文尚书》,更是识见卓越,自成一家。其书一辨各篇真伪,二校经文,三定句读,四译经文为通行文言,不仅使佶屈聱牙的《尚书》容易读懂,而且推翻了尚书学上的许多成案,提出了许多的新奇见解。(王献唐《同文尚书序》)正当他打算一边修订文稿,一边抄集资料准备作序时,病魔突然降临,牟庭含恨而终。

《同文尚书》漫长而曲折的出版之路,才刚刚开始。

牟庭去世后,其子牟房不忍看着父亲遗稿湮没无存,编印了《雪泥屋遗书目录》,介绍亡父遗著,并谋求刻板印行。尚未等到雕版,牟房便接到出任浙江知县的调令,他只好匆匆忙忙将书稿带到浙江,拟在任内就地觅良工镌刻。不想,书版刚装订完毕,就遇上太平军进攻浙江,狼烟四起,他赶紧将书稿移回山东,以防不测。不幸的是,牟房告归,行至胶州而卒,不仅书版毁于兵燹之中,遗书也散失大半。

幸运的是,数十年后,金石学家王懿荣(1845-1900)得到一份《同文尚书》书稿抄本。王懿荣是烟台人,与牟庭邻县。他曾印行过牟庭的《周公年表》,对牟氏的道德文章极为钦佩,深知书稿的珍贵,忙请人将书稿再誊抄一份,欲以付梓。孰料,碰到八国联军入京,慈禧携光绪乔装出逃,时任京师团练大臣的王懿荣,投井殉国,身死书亡。

又数十年后,国民党元老张继和著名学者王献唐各得一份《同文尚书》书稿抄本。时任山东省图书馆馆长的王献唐,对书稿尤为重视,为使此书早日问世,他托傅斯年借来张继所得抄本,并请齐鲁大学国学研究所主任栾调甫亲为校对。傅斯年、钱玄同等学界名人纷纷慷慨解囊,资助出版,希望能将牟氏遗稿刊刻,对此伟大人物与伟大著作,“为之表扬一回”(傅斯年《与王献唐书》)。不想,书稿将要排印,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同文尚书》校本在战乱中下落不明。

到了1958年,鉴于日本侵华期间对我国文化典籍的肆意掠夺与摧残,新中国计划重新整理出版文献。复任山东省图书馆馆长的王献唐对《同文尚书》念念不忘,在书库中找到旧钞本书稿。山东人民出版社闻讯,愿意承担出版事务,王献唐高兴地为之作序,并亲为校勘,以为终将印行。不料稍一耽搁,刊印计划又未能实现。

1981年,齐鲁书社将《同文尚书》收入“山东名贤遗书”丛书,终于将之影印出版。这时,王献唐已逝世21年,王懿荣已逝世81年,牟庭已去世149年。

《同文尚书》这部书,历时百余年,三位想刻印的人四遇厄逆,竟然都未能如愿。回顾百余年来的中国,祸乱频仍,国难不止,多少宝贵的文化遗产遭到破坏摧残,说起来实在令人痛心!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