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原创
字体:
更多

第三所大学

2014年07月0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者: zjzjzzz
摘要:“我和讲堂有个约会”征文比赛一等奖 作者:经院经济学 黄鑫海

四年,我读了「三所」体制外的大学。

 

如果说,暨大的图书馆算「一所」,旅途上遇到的人和事算「第二所」那么「四年来听过的讲演」可算是我的「第三所大学」。

朋友常常说,如果要给我贴上若干标签的话,「讲座控」一定是其中一个,这四年间陆续听了很多各式的讲座,学院的,学校的,校内的,校外的都有,逃课听讲座是常有的事,专门坐地铁去听也偶有之。讲者不乏各种类别,而百年暨南文化素质讲堂的讲座是属于其中质量较高的一个平台。(方所和中大南校区的讲座质量也是很高,此处不赘述)

 

这两天柜子里的日记本重新翻出来,把这四年在暨南文化素质讲堂听的讲座做了一个粗略的梳理,好像突然间打翻了记忆的盒子:还记得何亮亮先生谈岁末看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开端,纵横捭阖,铿锵有力;李敬一教授主讲唐诗离我们有多远,「诗要站起来读的忠告言犹在耳;资中筠先生谈中国和美国各自面临转折点及其对两国的影响,大家的儒雅与风范尽显无遗;又忆起孙郁教授谈他心中的鲁迅与美术,娓娓道来,展示了鲁迅先生有趣的一面;马家辉先生讲出门是为了遇上美好,表达了一个媒体人对于生活中美的发现;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龚隽谈中国思想传统与生命智慧,一个学者学识的深厚以及谦恭也是令人难忘;而涂子沛先生谈大数据则让人对于科技的未来充满想象……

这四年听下来,我自己的一点经验是:「谁讲比讲什么重要」。一个糟糕的讲者只会浪费掉一个美好的主题,而一个出众的讲者却可以使一个普通的题目充满趣味。我把这三年所听的讲座做了一个大致的梳理,虽然讲者职业各异,经历各异,有书生气者,有江湖气者,有商人之老成者,有梦想家,不一而足。然而精彩的讲者总是有一些惊人的共同点:

其一,讲者不管讲的内容多么专业或是枯燥,他/她总能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尤其善于举例,段子接连不断,不仅与讲的主题紧密相关,又关乎世间百态;枯燥的理论或者议题借助种种细节例子得以生动展现,落地生根,此为放(发散)的能力。此外,出众的讲者多具备深刻的洞察力,多妙语,往往寥寥数语即可一针见血直指事物之核心,此为收(归纳)的能力。这一收一放,虽于方寸讲台间,而功夫立显。此处,则何亮亮,马家辉,涂子沛三人可居之。

其二,精彩之讲者,讲演时常有一别样之情怀于其间,谈一议题,每穿插自己之人生于其间,曲折婉转,有起有落,庖丁解牛,举重若轻,与议题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此处,则孙郁,资中筠,龚隽三位先生可当之。

为什么这四年来我会如此喜欢去听各式讲座呢?

其一,在不同的讲座间,可以极大地感受到交叉学科的魅力。有人经常会问我:听讲座有什么用?我觉得可以用STEVE JOBS的一段话作为回答:「Again,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一个一个讲座就像一个一个点,从现在来看,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功用,但是当你日后往回看的时候,这些东西自然会连成一条独一无二的曲线。因为不同的讲座所带来的不同思想的碰撞与交流,对于个人思辨能力的培养和视野的拓宽也是不可小视的一股力量。

其二,不同讲者的经历,丰富了自身的眼界,也丰富了我们的心灵,他们讲述的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议题,就仿佛中国社会一个个不同的切面,于其间我们可以更深切更细致入微地感受到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以及我们的国家是如何,以及她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这种感受不是来自空洞的宏观叙事,更多是来自讲者个人化的体验

此外,借这篇小文,我也想给暨大讲堂提提建议,讲讲自己的一些看法。不是苛求,全是一个老观众心里真实的话。

第一,优化讲座形式结构,长短讲座结合,单一讲座与系列讲座结合。不再是只有长讲座(大于两个小时的),也可以引进一些短小精悍的演讲类型,比如在美国很流行的TED形式,每个讲者只有18分钟的阐述时间,每个人讲的主题各不相同。这样的话,既能逼着讲者进一步精简本身内容,也能在同样的两个小时的时间里给观众带来更具丰富性的演讲内容。其二,增加系列讲座的比例,比如同一个讲者的几场系列讲座,同一主题的几场讲座,这样可以增加讲座自身的连贯性,中大南校区的人文系列讲座也是一个值得借鉴的。

第二,从单一讲座平台向全平台的转变。暨大文化素质讲堂有自身的优势,是暨大知名度最高的讲座平台,可是也不要忽略了暨大内部各个学院也有很多精彩的讲座(比如新传院,管理学院等),但是各类的讲座信息都散落在各个主办方的网站和社交媒体里,没有一个「讲座集中营」,我认为暨大文化素质讲堂可以借助自身的传媒优势,开辟一个(speech+)的栏目,把暨大里各个学院精彩的讲座信息都收纳到这个平台上来,这样可以极大地方便同学的需要。由此,暨大文化素质讲堂也可以完成从单一平台到全平台的转变,在方便同学的同时进一步扩大自身的影响力。

第三,打造全链条讲座。当下的讲座都有一个弊病,只注重讲座现场,而忽略了讲座前的资讯准备(比如导读),以及讲座后的分享这两个环节,我认为暨大讲堂可以做得更好,同时也很欣喜地看到图书馆「经典月读」这个栏目在这两个方面都踏出了实质性的一步,更强调讲座前的材料阅读,以及讲座后的信息分享。讲了这么多,不知道讲得对不对,但是目的很简单,也就是希望暨大讲堂这个平台和它的资源可以发挥更大的功用。

我有时候常常想起齐邦媛在《巨流河》里写到的片段,她在西南联大读书的时候,防空警报不停的响,可是大家都还要跑着去听钱穆先生的讲演。又想到木心先生在纽约给陈丹青一伙年轻人讲世界文学史,「没有注册,没有教室,没有课本,没有考试与证书,更没有赞助与课题费,不过是在纽约市皇后区、曼哈顿区、布鲁克林区的不同寓所中,团团坐拢来,听木心神聊。 」(陈丹青语)就这样断断续续讲了五年。

木心在随笔里写到他的这段讲课岁月:「风雪夜,听我说书者五六人,阴雨,七八人,风和日丽,十人,我读,众人听,都高兴,别无他想。我幼时读,大喜,不想后来我在纽约讲课,也如此。」有时候在暨大遇到精彩的讲座时,也很容易生发想象出这样的一个画面。我想教育的核心或者乐趣可能更在于此,不是为了应付考试或者拿得证书,单纯是为了一种知识的乐趣以及人文的关怀而听而做,从这个角度来说,暨大文化素质讲堂可算得上暨大一笔宝贵的资源,也是我生命里的「第三所大学」。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更多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