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原创
字体:
更多

拆解讲堂

“讲”中的四划,“堂”上的三点

2014年07月0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者: zjzjzzz
摘要:“我和讲堂有个约会”征文比赛一等奖 作者:新闻与传播学院广告学 王悦

大学之中,我独爱讲堂,爱讲堂的喧嚣与洪亮,爱讲堂的气度与氛围。讲堂可在楼与路之间,亦在花与树之旁,在晴空万里或者大雨倾盆之时——在讲者与听者的心灵互动中悄然而生。

大学之丰富,在于知识的充盈与灵魂的激荡。读与写是个人的事,听与讲则需要多人共享。所谓“讲堂”,是讲者为上、听者居中的传道授业之过程。较之于课堂、教室、学堂,它更加灵活与自由,包容与开放,面向大众,包罗万象。

由此看来,今日谈“讲堂”,可谓是大学的魅力之本,精华之源。倘若绕开讲堂谈大学,或者绕开大学谈讲堂,二者皆不存在,荡然无存。

 

讲堂的“讲”字,右半边为“井”,横竖共四划组成。自古以来,井是取水之源,水是生命之本。讲堂所讲之内容,等同于知识与精神之源泉,传递着历史与文化之命脉。

讲堂的“堂”字,头上宝冠顶着三点,如同古时文人中举,衣锦还乡时的头上装饰。纵观中国历史,文化名人以气度自居、以博学传世、以厚德载物,正如宝冠上的明珠,散发璀璨光芒。

而今,逢“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到来之际,作为参与者、追随者、建言者,处大学之中,谈讲堂之美,我愿把“讲堂”二字拆解开来,借一己之见,览百家之言,探究“讲”中横竖交叉的四划,“内与外”、“听与讲”,从何而来;分析“堂上并列对齐的三点,“文化”、“素质”、“教育之圆点”,缘何而立。

 

一、{C}两划一点:内和外的文化

讲字中有“井”,把井字拆开,横着的两划,代表“内”与“外”,即国内与海外。讲堂之上,处于讲者之位的高人,要广纳海内外的专家、名家、大家。

堂头上有三点,这第一点,代表着讲堂的“文化”;与上述“两划”合起来,这两划一点,正代表着讲堂要具备“内和外的文化”。

中国文化历史悠久,内涵厚重,中国知名的文化学者始终是听众所推崇的最佳人选。延伸开来,放眼于世界文化更广阔的领域,来自海外的知名学者、各界名家,则同样具有别样的吸引力与浓厚的兴趣度。

回顾近期“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的嘉宾名单,讲座者中既有国内知名专家、学者,如长江学者、特聘教授、“973”首席科学家尹芝南;亦有海外名家名流,如法国导演、制片人扬恩·亚瑟。海内外的知名讲者共聚“暨南讲堂”,传递着五湖四海的世界文化,汇集于此,广为传播,赋予讲堂国际化的美誉,更是“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引以为豪的可贵之处。

作为国内最知名的侨校,暨南大学素有国际化的学术氛围与人文气息,“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是一项具有校园文化特色的品牌项目,所聘请的讲座嘉宾兼顾国际风向,正反映出走国际化之路的办校理念。

想起最近一期的讲堂,著名哲学家周国平先生走进暨南园,现场人山人海,座无虚席,暨南师生共同聆听讲述“哲学与幸福”的生活哲理。周国平先生的一句话打动了我,也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听者,他说:“当你作抉择的时候,应该经常问一问自己的生命,问一问自己的灵魂,到底要什么,快乐不快乐,这才是最重要的。”

置身讲堂中的我,无比快乐,这种幸福来自思想的升华,知识的充盈,更来自讲堂独有的内外文化的渲染。

 

二、{C}两划一点:听与讲的素质

   “讲”中有“井”,井字竖着的两划,代表着“听”与“讲”,即听者与讲者的互动。讲堂之事,关乎讲者与听者思想的交流与沟通,观点的碰撞与互动。

   “堂”上有三点,这第二点,代表着“素质”,“讲堂”之素质,听者与讲者的素质,更是凝聚讲堂之精神,汇集讲堂之精华的大学的素质。

身处讲堂之中,我喜好观察这样一种素质,它停留在讲座者举手与投足之间,停顿在听课者思考与提问的一瞬。有时是神采飞扬,思绪激荡;有时亦是激情澎湃,唇齿交锋。总之,在听与讲的互动之中,讲堂的素质体现出人性的光辉,是一种散发着文化光辉的美,一种流淌着情感细腻的香。讲堂的素质,决定着其中参与者的水平。参与者的素质,积累成讲堂的高度。

“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走过两百期,参与其中的讲者,大家云集;慕名前来的听者,四海遍布。他们中有德高望重的名望大家,有年轻有为的行业领袖,他们中有的规定着行业的游戏规则,有的引导着专业的发展方向。他们中有象牙塔内的莘莘学子,有平凡岗位上的普罗大众。他们中有的要完成一天的工作才能挤进座无虚席的讲堂,有的为照顾年幼的孩子、年长的父母只好带他们一同前来。

这样的讲者让我着迷,这样的听者亦是。他们身上的素质各具特色,各有风格。也许他们的命运并不离奇,但终因相聚在讲堂的一刻,而十足精彩。

这样的素质,恰好来自两百名听者与无数位讲者。这样的素质,正是“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的魅力,最受用的财富。

 

三、最后一点:教育之圆点

“堂”字头上有三点,这最后一点,是教育之圆点。大学之大,教室之外见分晓;大学之美,讲堂之上鉴真伪。

大学需要讲堂,唯有讲堂上才有教育最原始的动力。所谓真正的教育,理应可以开阔人的视野,温暖人的心灵,增加人的社会关怀,提升人的境界,让人看到人生也好社会也好,都有变好的可能且值得我们为之努力。真正的教育,应该有真实的生命交流,有情感,有理想,有美,有爱。

香港中文大学博群讲堂创办人周保松说道,开办讲堂的动力,在于实现真正的教育。讲堂之所以能形成,能有影响,在于它是大学压抑现状的释放。讲堂呼应和释放了当今大学生体内潜藏已久的价值信念和生命感受,从而让大家有强烈的共鸣。

换言之,当这种被当代主流的大学想象和制度所压抑的情感得以完全的释放,讲堂为当代大学生描绘出的美好愿景就得以忠实的呈现。学生们在同一种呼声中,各具独立的声音;在同一个方向里,拥有各自的方向;在同一个场所里,各自完成属于自我的所思所想。

我想,所谓讲堂,正是教育的圆点。正是它的存在,时刻提醒着教育者,不忘初心,铭记教育的初衷。

不久前,知名学者贺卫方教授公开呼吁“学术讲座自由”。他说,“大学是学术的殿堂,学者讲座历来是学术思想传播的重要方式。但是近年来,大学中的学术讲座管束日趋严厉,不少学校都将讲座的审批权力交由党委宣传部门行使,而不是由各学院或学生组织自主安排,导致越来越多的讲座无从开展。这样的体制势必导致学术水准日渐衰落。呼吁:学术讲座自由!”

面对现状,聆听呼声,期待改变。如今,遥望早已已迈向下一个两百期的“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作为暨南人,我们是幸福的,是优越的,更是自由的。正因为我们拥有着真正的讲堂,我们享受真正的教育。此时此刻,我们不仅享有中国大学最好的教育水准、教学环境,还在课堂之外,学业之余,享受着中国最好的讲堂文化。

作为暨南人,我有这份自信,更有这份自豪,把我所拥有的、来自于暨南大学给予社会的文化素质讲堂,称之为“最好”。两百期是一种执着的坚守,是一次长久的远行,更是一块记载历史与荣誉的里程碑。

我独爱讲堂,如今拆解“讲堂”二字,浓缩成讲中“内与外”、“听与讲”的四划,是对讲堂维度的界定,海纳百川,包罗万象;堂上“文化”、“素质”、“教育之圆点”的三点,是对讲堂意义的提炼,传播知识,教育社会。

衷心祝愿“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再接再厉,长久长新,以两百期为新起点,迈向新高度,传播优质文化,提升全民素质,做理想教育、真正教育的永恒践行者。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更多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