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原创
字体:
更多

珍惜平凡的幸福

2014年07月0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者: zjzjzzz
摘要:“我与讲堂有个约会”征文比赛三等奖 作者:华文学院汉语言文学 覃世君

又是一年花开灿烂的季节,春给暨大校园染上了花的色彩。忙碌中抬起头来,不知不觉就快大三了,漫步在熟悉的校园内,看着身边经过的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学弟学妹们,脸上写满了对大学生活的期待,相似的场景,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一年前,作为大一新生的我,来自一个说着这城市里所有人都不熟悉的方言的地方,呼吸与先前不同的气息,拉着装满梦想的大皮箱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跨入了暨大的校园。一切才刚刚开始,每一件事于我而言都是新的,当我来到校门口抬头看到“暨南大学”这四个字时,心中油然生起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是敬仰,更多的是期待,我期待读遍校园里的每一处花鸟虫鱼,期待一场难忘的邂逅,期待在每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读着自己喜欢的书籍,期待结交很多性格爱好经历不同的同学们,期待能够和博学多才的老师在某个惬意的午后谈谈心,期待……有好多期待在心里开出绚烂的小花来。

事实上,暨大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梅贻琦先生当年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来到暨大,一次很偶然的机会,让我与讲堂结了缘,虽然在华文学院,依然会尽量抽出时间去本部听讲座,哪怕要为了排队进场连饭都顾不上吃,还是乐此不疲。差不多两年的时光,我跟随着大师的脚步,从音乐艺术到经济金融,从历史故事到太空奥秘……通过讲堂,我对自己生活的时代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当前的经济问题与社会问题有了更深层的担忧,感觉自己的思想在慢慢变得厚重,生命在变得丰盈。百年暨南文化素质讲堂就像是一个大门,我们通过这扇大门去感受大师的存在,去呼吸大师的精神与思想。能亲眼见到多个有着真才实学并且坚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学者、大师,实在是难得的幸运。

在众多期的讲座中,使我感受最深的就是百年暨南文化素质讲堂第一百九十四期的周国平先生带给我们的“哲学与幸福”讲座了。之所以对这期讲座印象深刻,不仅仅因为我是个文学爱好者,自打中学就开始读周国平先生的作品,还在于他对于幸福的感悟。

“什么是幸福?老天给我们一条命,一颗心,把这条命安顿好,把这颗心安顿好,这就是幸福。”周老这句看似纯朴的话,让我们很多人都沉默良久,继而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看着眼前坐着的周国平先生,听着他对于家庭生活的感受,特别是说到自己的女儿的时候,就像他说的一样,“我不想当什么哲学家,作家,只是想当好一个父亲而已。”对于孩子的爱,我记得的他说过最有趣而又最真实的话是:“我的妻子常说,没见过像我这么痴情的爸爸。而因此我觉得我整个人儿变成了一只大奶瓶。”

这让我想到了我的父母,他们也和中国上亿的父母一样,普普通通,从来不对我说要我以后有多大的成就要出人头地之类的话,他们不在乎我飞得高不高,只在乎我飞得累不累。每次我回家之前,家里的父母亲就开始忙碌起来,一会儿打电话问我想吃什么,一会儿又叮嘱我路上注意安全,一会儿又跟我说家里的那只大白猫生了三只小猫如何如何的。而我呢,有时候自己忙于学习,忙于学校里的各种社团活动,很久都没有给自己家里打电话问候,好不容易用挤出来的闲暇时间给家里打电话,也总是没耐心地听父母的唠叨,只是“嗯嗯”地应付着,最后总是以一句“我忙去了啊,先这样”作为结束语。而每次回家的时候,也总是忙着和各种不同的朋友摆排列组合式的今天一个朋友,明天三个朋友,后天一群朋友的聚会,每次跟他们说我不回家吃饭了的时候,电话那头只是简单地回了“哦,我知道了”这么一句话,沉浸在欢乐之中的我哪里有心思去想象电话那头的父母,这一句话中又隐藏了多少失落?

往事的画面在心里一点点沉淀。

当我生病时,陪在我病床前的是父母。

当我去老师家学琴去艺术团跳舞的时候,年年月月风里来雨里去接送我的是父母。

当我心里难受的时候,耐心听我倾诉的是父母。

当我看书累到睡着的时候,把我抱到床上的是父母。

……

父母都是伟大的。

我曾看过母亲年轻时候记的日记,说:“我太喜欢女孩子了,我希望以后有一个女儿,我一定要好好爱她。”但是曾经的我年少轻狂,不理解母亲的爱,对于她的严厉,常常在她骂我打我的时候,想起她在日记里写的这句话,怀疑她这句话的真实性,怀疑她是不爱我的。可是,我明白了,我很惭愧,我嘲笑自己当时的所谓小孩子的面子。而我当时的不懂事,使母亲为我操心,又让母亲的美丽减少了几分呢?

曾经憧憬着长大,憧憬着飞出大山,在我的十八岁的这一年。不过,当身边的朋友过生日的时候,我猛然发现,在我十八岁后我的每一个生日,身边不再有父母忙碌的身影,不再有母亲在旁边给我准备满满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没有了和父母一起吃生日蛋糕。从我十八岁起我与父母生活在两座城市,坐火车需要一昼夜的路程,这就是一个父母与孩子的距离。我如果在广州的楼顶喊一声,恐怕要经历一昼夜才能传到父母的耳边。从我十八岁起,我就多了一重古典气息浓厚的身份——游子,我的爱常只能从检票口开始到另一个检票口结束,我只能借助一枚创伤的车票来维系与父母的联系。“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也许,作为子女,出门在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好好地生活,经常关心父母,不让父母有太多担心。

而我又想到了我的父亲。这位将近五十的老父亲,二十多年前,曾经放弃了当时单位里唯一的一个到北京名校读研的机会,而选择陪在母亲身边,照顾怀孕的母亲,当时很多人都不能理解我父亲的做法,在当时连大学生都屈指可数的年代,更别说研究生了,然而父亲却说他不后悔这样的选择,直到现在还是觉得毫无遗憾。我问父亲,问他对于自己现在的选择是不是觉得有些后悔,而他眼里却是一种自豪,满满的幸福感,我眼眶就不由自主地湿润了。外在的命运不能支配,但可以支配自己的价值观。就像周老说的那样,“幸福是可以支配的”。多少人都在追求梦想,而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又有多少人忘记了自己当初为什么出发。但是对于父亲来说,他是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他只是有个简单的梦想,能陪伴在自己爱的人身边,照顾着自己心爱的人,这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周国平先生说:“我这一辈子最幸福的就是父亲这个职业。”听到这里,坐在座位上的我已经泪眼朦胧。很久没有因为听讲座而感动的经历了。今年春晚的《时间都去哪了》中有段歌词这样唱道:“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年轻就老了,生儿养女一辈子,满脑子都是孩子哭了笑了,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有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柴米油盐半辈子,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或许,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已经习惯了和我们所爱的人的相处,仿佛日子会这样无限的延续下去。忽然有一天,心头一惊,想起时光在飞快流逝。正无可挽回的把我们自己、我们所爱的人以及我们共同拥有的一切带走。于是,心中升起一种柔情,想要保护我们所爱的人免遭时光的劫掠。我们还深刻感到,平凡生活中这些最简单的幸福也是多么宝贵,有着稍纵即逝的惊人的美……

感慨生命,感叹生命的渺小和脆弱,我们每个人在时间面前都是那么的无力,我们就像岁月河流里的那一粒粒流沙,偶然的机会被带上岸去,又会因为一个偶然的原因重新回到河流里,什么都没有留下。每一次回家,我都会惊讶于父亲头上又多出来的白发,母亲脸上越来越明显的时光的印记,今年春节回家的时候,母亲还把她拔下来的白发小心翼翼地收集起来,整整半年不回家的我,看到这情景又是红了眼。想想也是,上大学以后,每半年回一次家,那么一年就只回两次家,从此家乡就只有夏和冬。而我们陪伴在父母身边的日子又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少,原来,无论你在哪儿,无论你在做什么,幸福,不是比天高,而是珍惜眼前人,珍惜身边普通的陪伴,一起看细水长流。

有时候,哭泣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感动。感动于那些温馨的脸庞,感动于那些动人的瞬间,我们都知道,蝴蝶飞不过沧海,但心中那只满载爱的蝴蝶却像风一样,把天空占领,历经沧海桑田。周先生“哲学与幸福”讲座带我领略幸福的风采,体验幸福的真谛,同时也传递爱的信仰。有多少娇艳之花,开在爱的封面,在执手相看的每个瞬间,灵魂透过蒙蒙泪光,将入骨的爱写进绝句。

而曾经这个只站在书里的人,因为百年暨南文化素质讲堂,从遥远的星辰,带到我们大家面前,就如同一个大朋友,在与我们每一个人面对面地交谈,在和我们每一个人用心去对话。

珍惜平凡的幸福。而同时又有很多人在上下求索幸福的真谛而不得。环顾四周,为了找到幸福而奔波,却得到的只是“忙”和“累”,本想一睹风景名胜的精彩却只是看到了一大片黑压压的脑袋;看看一幢幢摩天大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可是有多少人能够承受得起房价的巨大压力?说好的幸福呢?

周国平先生说:“幸福是生命的单纯和精神的丰富。”找回遗失的幸福,找到内心和谐与宁静,不在于你处于社会的哪一个层次。幸福,有一千个答案,是读到一本书感到的欣然自得,是远方的游子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是依靠在恋人肩膀上的甜蜜,是看到远处的灯火中那一扇明亮而熟悉的窗。幸福就是心中充满快乐的阳光。周老即使在下放农村的那段日子里,依然能够通过看书写作来找到内心的平静和安宁,这不就是幸福吗?幸福就掌握在自己手中。

如果要问幸福到底是什么,那么就去问开化的大地,问解冻的溪流,问南来的燕子,问轻柔的杨柳,那里有我们在匆匆行走中不小心将它落在身后的幸福。

或许,在毕业之后,人再问我在大学里学到了什么,也许我会忘了具体的知识,也许我会忘了考试的内容,但是我一定不会忘记在大学里学会的为人处世的方法,思维方式以及对我人生观价值观造成影响的人和事,如同构成和支撑生命的最深处的主干,它们一定会经过时光的考验,褪去浮华,成为摇曳在生命枝头的花朵,骄傲地捧出辉煌。

百年暨南文化素质讲堂就是这样一座花园,在这里有思想之花的绽放,花香浸润心脾,我依旧期待着每一次与讲堂的如期而遇。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更多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