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原创
字体:
更多

与暨大讲堂的60个昼夜

一位讲堂工作者的自白

2014年07月0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者: zjzjzzz
摘要:"我与讲堂有个约会"征文比赛三等奖 作者:文学院戏剧影视文学 陈郅馨

“图书馆在左,大讲堂在右”,如果说图书馆是心灵的净化地,走进去的人都可以洗尽铅华,心平气和,那么大讲堂就是灵魂的加油站,成为我们课余的精神营养品。在大讲堂,可以谈古论今,交融中西文化,可以侧耳倾听丝竹之乐,一睹芭蕾曼妙舞姿,集经济、政治、文化、艺术大观为一体,实在是幸甚至哉,为我们的学校生活添色不少。

在知识的海洋里翱翔,和与会者碰擦思想的火花的同时,我对大讲堂还有另外一丝情愫,我比其他人多了一个角色:我既是观众,也是讲堂的工作人员。从加入团队到现在,我已经和暨大讲堂度过了60个昼夜。

还记得初出茅庐的我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接待嘉宾方在庆教授,方教授星期四晚上在广州校区授课,第二天到珠海校区授课,我伴随着方教授前往珠海校区。教授是研究爱因斯坦的,文班出身的我对爱因斯坦的了解仅仅停留在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上,知之甚少。为此,我还特地去收集了一些和爱因斯坦有关的信息,防止自己出现和教授交流断片的尴尬局面。当时马航事件沸沸扬扬,我请教教授能否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来解释马航客机消失一事,教授表示,“马航事件涉及许多政治阴谋问题,因此自己也无法对这件事情做出判断”。在我看来,虽然问题没有获得解决,但是我在教授的回答中看出了教授思考问题的缜密性。教授没有以自己的广阔学识自居,而是以一种谦和的态度来对待问题。此时的他亦师亦友。教授曾经在德国留学,他还把他在德国的一些有趣的经历与我分享:德国的自行车和中国的自行车不一样,自行车的前方位和后尾部都配备安全灯,当时教授只是开启了前方位的照明灯。这时候,一位跑步的老太突然在后面大声追赶着他,当时教授没有反应过来,于是自行车越踩越快,老太太也在后面跑得越来越快,双方坚持难下,你一前我一后,你踩自行车我跑步,你争我赶,上演了老人家和自行车的竞技赛,两人一个吓得出冷汗,一个追得冒热汗。最后,原来是误会一场,在德国,夜晚自行车上路需要前后方位的灯都开启,后方位的灯属于安全灯,老太太当时一直提醒教授“灯”,不过教授误会了老人家,还以为自己“犯错”了,像童年时代的少年般慌乱地逃离“惩罚”。说起从前的故事,我们都可以准备一大萝框,继而写成一本小说。抿嘴一笑之余,我们从老太太的“热情”中还是可以发现德国人对安全意识的重视。

而安全问题,也正是百年文化素质教育讲堂最重视的问题。在大讲堂工作的60个昼夜里,我遇见最大的人流盛况要属周国平老师的讲座,因为同学们取票的时候都是一列纵队站着的,因此队伍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从礼堂门口一直延续到礼堂侧门。而转弯处比较多车辆来来往往,学生虽然井然有序地排着队,但是他们听讲座的热情,领票时的艰辛,日光下的煎熬,这些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因为过去的我也只是纯粹的观众。因此我觉得一方面我们可以让队伍排成几列纵队,这样,队伍的长度就会缩短,领票的速度也自然会增快,当然,这也需要观众排队时的配合,要不然我们工作人员也只能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另一方面,我觉得派票可以采取分时段派票的方式,这样人流就不会集中在一个时间段,每一个时间段有指定的派票数量,派完即止,并且向还没有领到票的人员预告下一次的领票时间、地点和数量,每人一票,不得代领或者选座。总的来说,一切都把听众的安全放在首要位置上,包括科学馆讲座的散会场面也是让人触目惊心的,观众提早离场排队打卡或者盖章,导致门口的堵塞,几百人一下子蜂拥到转阁处,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因此还是建议讲堂结束后,把研究生和本科生的会后办事处分开安置较为妥当。比方说,可以把研究生的盖章地点换到一楼,这样就疏散了部分人流。当然,我们工作人员也会尝试着为讲堂的听众带来更多的方便。与此同时,我们也有自己所坚守的原则,由于本科生听讲座要登记的话,进场前和会议结束后都需要打卡,那么迟来的同学没有成功打卡,讲堂的记录就无法自动上传到学校系统,包括研究生也是一样,进场的时候需要拿研究生卡,会议结束的时候需要凭卡盖章。本科生打卡的问题不大,但是研究生就会出现部分人表示自己上一次听讲座的时候没有盖章,要求补盖的现象。女生楚楚可怜哀求,我们还是选择了拒绝,这是对其他人的公平对待,但是我还是衷心希望大家不是因为盖章或者打卡才来听讲座。我对一位女研究生的回答印象深刻,当时我们工作人员提醒她入场时需要拿研究生卡,她笑容满面地告诉我们:“我的章已经集满了,不需要再盖了。”坦荡荡,心悠悠,任伊来,任伊去,自由如风,青春如歌,洒脱如瀑。

看着人来人往,高朋满座,精彩过后人去楼空。有时,我觉得讲堂正如马尔克斯所说的“在生命中曾经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是需要我们用寂寞来偿还”。这种“寂寞”是大讲堂精彩过后的沉淀,人们常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我觉得大讲堂也同样是如此,没有讲座时,她是一位坐守闺中的新娘子,等着才子佳人上访;讲座上演时,她又成了落落大方,举止得体的贤良妻子,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为大家提供一个整洁空旷的环境空间;讲座结束后,她又成了一个对世界充满着求知欲的小姑娘,继续探寻着世界的奥秘。而这些专业“化装师”,就是负责讲堂的老师,他们兢兢业业地邀请教授专家前往我校演讲,包括讲堂课题的选择,在专家自由选择的同时,老师们还会更多地结合我们学生的情况来确定课题,给予专家意见和建议。这些事情是我们听众都不知道的,但是我耳闻目睹的。毋庸置疑,暨大有很多优秀卓越的老师,他们的能力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他们也可以坐上讲堂的“专家凳”,但是负责讲堂的老师选择了把目光投放在万千世界中,他们的课下功夫不容小觑。用“蜡烛”来比喻他们太俗,用“粉笔”来比喻他们太素,暂且就把他们比作大讲堂的“战斗机”吧!

讲堂的幕后工作者还有一群与我并肩作战的小伙伴:“爱玩自拍,传说中会拉二胡的领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是缺乏方向感的摄影师高跃”、“女人缘好的小贱”、“通风报信使者,字正腔圆的大块头——李大嘴”、“娇小玲珑,惹人喜爱的小琦”、“领班的仰慕者——麦子”、“卡通人物里走出来的帅颜”、“可以自如应对五公分高高跟鞋的诗朗”、“清秀淡雅的转儿”、“穿着时尚的慧鹏”、“热情洋溢的小雪”、“诗情画意,富有小资情调的大船”等等。领班小远姐姐告诉我:“大讲堂让她有一种归宿感。”这也是我深有体会的。我的小伙伴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各自独特的印记。还记得我们在风雨天里贴海报,水位漫过了脚腕,瓢泼大雨打湿了我们的衣服和鞋子,风速时急时缓,雨滴时疏时密,雷鸣声时隐时现,我们时而加紧步伐,时而驻足等待,平常看似简单的“6+1海报工程”因天气原因,把时间拉成了麦芽糖,我们的关系也愈久弥香,大家互相帮忙,共同成长。从工龄来讲,我是团队的新生儿,但是,在时间的酝酿下,我们偶尔互相调侃,陌生感随而也挥之即去,熟悉感、亲切感来无影,却消散不去。除了聚餐所带来的亲缘关系,我们还多了一层默契。

没有繁华富丽的辞藻,没有羡煞众人的鲜花,在我与讲堂的60个昼夜里,仅以此文表达你在我心中的分量,一文一生情,一语一深义,一笑一尘缘,一思一积淀。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更多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