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原创
字体:
更多

问道莫负读书灯

2014年07月03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者: zjzjzzz
摘要:"我与讲堂有个约会"征文比赛三等奖 作者:产业经济研究院产业经济学 杨航

在暨南大学里,好导师或许有许多种,而好讲座却大多相似。

    我想一场完美的讲座应当是这样的:在听众无数次安静地迎接那些高远思想的冲刷和淘冶后,本我和超我会在脑海里完美融合,无从分割;感性和理性将于心底处泾渭分明,再造山河。当然,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因大师一朝传道而豁然开朗,才情纵横,但你我至少能在掌声里酣畅地体会击节的快意,在思索中安静地疏理自己的内心,并且在起身离去的时候满足地叹息。然后,当你我的目光再度投向窗外的城市,就能够用更冷静而深刻的眼神重新看待时光的走向和世界的变迁,可以更坦然地面对熙攘的人潮和莫测的命运。
    屈原在《天问》里发出过这样的慨叹:“增城九重,其高几里?四方之门,其谁从焉?” 这同样是我们对不可度量的书山之路和不可揣测的前途之门所发出的天问。在这个只争朝夕的快节奏时代,我们很难从浩如烟海的典籍中去细细寻觅人生的价值和处世的哲学,一个完善个体的自我构建也绝不可能单纯依靠阅读所获得的有限感悟。所以对常年处于迷惘中的求学者而言,名师达者汇聚的文化素质讲堂赋予了听众一种天然的安全感和庄严感。

在回顾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近两百期的历程时,我们会回想起许多难忘的名字,他们或者是掌印一方的学正,或者是觉行圆满的大师,或者是著作等身的学者,或者是刚直锐利的名士,这些身兼前辈和先锋的人物仿佛一个个从书卷的扉页中走出,从一行行墨色的铅字变成讲坛上个性鲜明的布道者,为蒙昧惘然的信徒施下平缓而庄重的洗礼,然后又在我们若有所思的感悟中潇洒离去,留下思想激荡的悠远尾迹。
    正是在这座讲堂中,顾明栋先生曾告诫我们警惕汉学主义的异化和嬗变,告诉我们如何通过自觉反思去克服文化研究对西方价值观的屈就和迎合,他引导我们理解和欣赏其他文化和传统,将人本主义的心态建立在对不同文化的理解和对真理、平等和知性的无偏见崇敬之上,那时起我们相信,当科学、客观、公正的学术研究方法真正成为大学之道的那一天,学术将终成天下之公器,我们也终将迎来文化的黄金时代。

    正是在这座讲堂中,阎学通教授曾与我们共同展望未来十年的中国与世界,鹰派眼中道义现实主义的锋芒刺痛了我们的倦怠和麻木,凡有血气,必有争心,年轻的一代会在大国争锋的世界中变得更加奋发和无所畏惧,会追随历史的惯性完成一个合格公民的成长,那时起我们相信,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将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只因为中华民族在走向复兴的路上所展现出来的全部韬略,勇气和信念。
    正是在这座讲堂中,张侨勇导演曾诉说如何向世界观众讲述中国故事。他以一个旁观者冷静客观的视角,诠释了为什么真实自有万钧之力。屏幕传媒存在的意义,在于告诉我们视觉震撼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而纪录片的意义,则在于告诉我们人类感情的永无止境,他的作品不仅使我们建立起对汗水和真实的崇拜,更让我们知道何以成团队,何以述史诗。
    正是在这座讲堂中,罗崇敏先生曾针砭那些混迹在大学里的精致的投机分子,痛惜于他们懂得圆融却失了风骨,寻得巧径却轻视正道。他坦言唯有人途走得堂堂正正,仕途方能造福一方。于是我们更坚定于正确的方向:不必苦心孤诣追求那些众人未见的蜃景,更重要的是脚踏实地,完成那些众人所见但未思更未行的事业。

台上台下,满座衣冠来了又去,转眼间文化素质讲堂又走过了一个冬秋,然而讲堂留给我们的馈赠和纪念却没有就此终结在那些尽兴的夜晚,我们依旧会在空虚烦躁的时候想起汪国真先生的含蓄真意,在广阔的艺术领域中引发自己的共鸣;会在放浪形骸的时候想起大愿法师的修行克制之道,警醒自己顺天时,度春秋;尽地力,调五味;守戒律,全生命;会在迷惘时局的时候想起萧功秦先生理性冷静的历史逻辑,告诉自己历史的正义和真理永不缺席;会在濒临绝望的时候想起邓启耀先生的探险生活方式,然后勇敢地探索,诗意地生活,即使末日来临,也要意志张扬地看它一眼;会在失魂落魄的时候想起周国平先生关于幸福的人生哲学,告诉自己幸福本应平凡,学会享受自己的头脑和理性,学会享受兴趣和情感。

所以,即使有天你我终将走出校门,即使此后每个周四的夜晚,我们曾在曾宪梓科学馆中惯坐的位置逐渐迎来新的主人,那些我们在讲堂中听过的发人深省的经典箴言,仍然能为日后的生活提供不竭的力量,而那些盘坐地上屏息聆听的场景;长身而起直言相问的冲动;回返途中互不相让的辩论,也会成为你我性格中最深沉的底蕴和回忆中最温暖的剪影。倘若有朝一日,你我不幸被阻挡在困蹇的关口,或者那些在讲座中收获的吉光片羽般的信息片段,能于无声处点醒心灵对世间万象的灵感,让你我能在纷繁交错的线索中找到事件的脉络和人生的出路。
    在这所术业各有专攻的大学里,文化素质讲堂却如同一个兼收并蓄的微型稷下学宫,初入大学的大一学子和行将毕业的老练博士能同处一席,坐而论道,而听众来自十余学院,百余专业,在知识结构上也难免各有短长。然而,每场讲座都是一波信息量巨大的思维潮汐,即使是台上学者们的一家之言也往往代表某一学科中的种种新锐观点,自不必说他们论述过程中旁征博引的细节和注解。在旁人看来,要让那些艰深古奥的专有词汇进入普通听众的脑海,还要能够令人触类旁通,灵光骤现,这绝非易事。 这是传道授业一途的本质和局限:务使人人明了,方可传承教化;思想平等碰撞,始有百家争鸣,然而令人惊喜的是,台上的学者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朴实有力而洞彻本质的叙述风格,每个听众都能懂得讲座主角最直观的主旨,从而迅速进入学者们构造的宏大世界。 这是让人心生敬佩的教育美学,传道者和问道者在学科上的造诣原本相隔天壤,但学者们这种不出艰涩之言,力求人人普惠的风范,却让求知的天堑变作了通途。所以台下的年轻人们能频频会心大笑,能理直气壮地问出来在方家看来剑走偏锋甚至是荒诞不经的问题,于是,在这种完全自由的表达与叩问中,学术的生命就此获得了延续,才华和智慧就此萌芽和苏生。
    我一直相信,高等教育的终极目的并不仅仅在于无限延伸我们知识领域的广度和思维空间的深度,更在于培养出一代代具备文化素养和人文情怀的现代公民,知识不止于器,情怀近乎于道,这无关文科理科之分,无关治学从商之别,因为于世道而言,文明以止,化成天下;对人生来说,道器相合,便作雄才。在一种能够自由思辨的学术气氛中让学生自觉培养人文精神,将文史哲的终极关怀潜移默化地融入每一场讲座,而非一味灌输可以用学历来量化的知识,想必这也是暨南大学创立文化素质讲堂的初心所在,倘若这些汇聚无数方家人生智慧的讲座能唤醒众多听众学子在人文情怀上的一线夙慧,便足以成就大学教育在传道授业上的一桩莫大善果。

《一代宗师》里宫二先生曾对叶问说,习武之人当有三境: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其实细细想来,这与治学之道殊途同归:你我于暨南园中的寒窗苦读,日夜不辍,为的是修身诚意,正心养气,他日得见更优秀的自己;而于百年暨南讲堂里聆听大师们说风雨变迁,为的是遍观九州鸿儒,天下闻人,以求在方寸坐榻之间,能放眼视野之外更壮丽的寥廓天地;至于以胸中所学完善自我,知行合一,最终安身立命于天下,援护普济于众人,则可谓之见众生。
    正因如此,你我正当华年,步入讲座的目的绝非仅仅安然就坐,品味浮生,前路依然学海无涯,希望那些年里仰望象牙塔的年少梦想,还能在今天再度苏醒,激励你我在旅途中仰望先辈,并袂相随,终见世间浩瀚众生。 《庄子》里说:"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 百年暨南,煌煌讲堂,也正当如此,台上一盏灯遍接台下百盏灯,微言大义自可薪火相传,更有幸的是前灯尚灼,后灯已亮。
    既有黄钟大吕,自然金声玉应,感谢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感谢所有讲堂工作人员的苦心经营与竭诚奉献。谨以此言与无数获益于讲堂的学子们共勉:满座衣冠到此程,问道莫负读书灯。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更多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