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原创
字体:

喜欢上《他们最幸福》

2015年03月16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者: zjzjzzz
摘要:“他们的人生经历也许和我们有些雷同或重叠,但他们选择了一条不一样的路,他们对梦想和理想的解构和理解和我们应该不太一样吧。财色名食睡、安全感或者说是让别人觉得你过得好,这一切在他们眼中,不那么重要,所以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家会很开心。”——大冰(作者:戴秀珍 2012级市场营销)

幸福是什么?

今晚在暨大兴安超市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一个活泼的小女孩牵着一位年迈老人的手,开心快步地往前走,老人腿有些不方便,但,老人嘴角上扬。拉着那只柔软的小手,看着小孙女快乐的样子,我想,老人是幸福的。

对“幸福”的定义,大冰的《他们最幸福》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思考。

20131112日,我期盼已久的大冰终于来到了暨南大学珠海校区由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举办的讲座现场。作为讲堂的工作人员,在前期的准备工作中,我了解了大冰将开展新书《他们最幸福》的畅聊会,和大家分享他人生经历中丰富和奇特的那些人、那些事。那时,我看到“他们最幸福”的字眼,就特别想知道大冰书中的“他们”是谁,“幸福”是怎样的,为什么他们最幸福。

在讲座开始之际,大冰让同学们靠前坐,说要和大家拉近距离。一时间,舞台上坐满学生。一个曾经一直出现在电视荧屏上的优秀主持人携着一贯的幽默亲切带着我们走进了《他们最幸福》。

“我希望,年迈时能够住在一个小农场,有马有狗,养鹰种茶花。老朋友相濡以沫住在一起,读书种地,酿酒喝普洱茶。简单的生活呀,触手可及吗?”这是大冰在《他们最幸福》书中序言部分说的一段话。幸福是什么?简简单单的生活。

从那次听完大冰的讲座后,我买了《他们最幸福》这本书来看,这本书完整地再现了大冰在讲座时提及到的那些最幸福的人的故事。是在回乡的火车上,我翻开了第一页。在一个要历经20多个小时的归旅途中,在人来人往嘈杂声不间断的列车车厢里,在细读《他们最幸福》的第一段起,似乎只听得见火车在车轨上快速行驶的声音。

曾经,我认为幸福就是考试名列前茅、参加竞赛拿奖、在各项活动中取得优异的成绩,然后博得家长、老师、同学们的赞赏。一个劲地往前奋斗取得可喜的成绩就是幸福。从小立志要做一个优秀的人,一个“别人口中”成功的人。也许,因为那时的我还小,别人的期待和看法是自身价值最大的体现,对真正的自己还未形成一个成熟的、系统的思考。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习惯于活在别人眼中的我依然保持着原来的生活状态,却在不经意中抛下了真正的自我。因为太看重别人的期待,想要的太多,面临挫折时会有种绝望的感觉,可是现实的生活与遭遇苦难的人群相比已经是非常幸运和幸福的,花儿开得那么灿烂,鸟儿唱得那么动听,我却时常忽略。在马斯洛需求层次论中,包含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需要以及自我实现需要,而曾经的我一直执着于尊重需要,特别在乎别人的看法,始终无法踏入自我实现需要这个最高层次。其实,那时候的我需要的是一份纯正的心态,发现自我,做自己想要做的事,追求自己想要抓住的东西,真正实现自己的价值,而不是为了别人的眼光去逼迫自己,要的是一个在自己的生活中奋进。

“这个世界怎么了,这么多浪子。”“他们的心累了。”——大冰。虽然由于年龄的关系,我没有那么多沉淀于心底的阅历,但是我仔细地思考着这句话。心累了,去做一个浪子,去圣洁的西藏,去神秘美丽的香格里拉,去温婉秀丽、踏实浪漫的丽江,去接受心灵的洗礼,发现真实的自己和追求。最后,他们会选择一条路,做个简单的人,过上最幸福的生活。

书中谈到了这样一个人:他的名字叫路平,一个放弃公务员的生活,从体制内跳出来,跑到丽江去开了一家叫做低调的酒吧。也许很多会认为他在做无意义的事,他放弃的可是每年过百万人奋斗的目标,可是路平说了这样一段话:“就像佛家讲三千烦恼丝一样,在这个世俗的实用主义扎堆的社会中,我做的事情越多,我的烦恼就越多,我不希望自己烦恼太多,我希望过得稍微简单一点儿。”别人觉得你过得好你就真的过得好吗?路平在用自己的亲身行动追求幸福,过一个简简单单的生活,他最幸福。

在书中有一张图片,是四个流浪歌手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有一个主唱,一个鼓手,两个吉他手,他们面前放着一个开着的吉他盒子,盒子里摆放着很多专辑,可以清晰地看到盒子上写着“边走边唱,支持原创”。很多人会质疑他们为什么不去找份正经的工作,多赚些钱过上好的生活,因为靠卖唱赚取的收入不稳定,有时候甚至微薄,连温饱问题都无法解决。可是为什么还是会有这么多的流浪歌手,为什么像大冰这样的知名主持人本可以一直靠着自己的才能在工作上做下去、过着优渥的生活却也选择走进流浪歌手的行列。这其中一定有着神秘的吸引力在强大着流浪歌手这支队伍。大冰说过他的一段经历,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在后蔵日喀则地区的一帮捡垃圾的小孩子,他们听大冰唱完歌之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橡皮筋包扎的一小摞钱,全是一毛一毛的纸币,每个人抽出一毛钱放在他面前。让我们想象一下,脸上还挂着变干的鼻涕牛牛的孩子们真诚地、小心翼翼地抽出一毛纸币放在一个流浪歌手面前的场景,这是一份我们一般人无法亲身体会到的感动,是人和人之间最真心的表达。大冰说,那天,他的同伴哭得很厉害。也许,这就是流浪歌手们内心追求的最具体、真实表现的一种。

大军,一个很幸福的男人,他是丽江流浪歌手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个人物。他一路从广西流浪到大理,从大理流浪到丽江,一路卖唱,颠沛流离了十几年。他的人生很难让人读懂,但是只要你见过他,就能看到、感受到他的开心,他的幸福。让我印象深刻还有他的妻子,正如大冰说的“他的爱人是一个胆子很大,在我看来非常牛的女人。她是一个大学生,去丽江玩的时候认识了他,回来后迅速结束了自己的学业,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在城市里边非常优越的生活,来到了大军的身边,做一个流浪歌手的情人。大军很爱他的妻子,但凡他每天挣的钱能够多出来150块,他就要给自己的爱人买一条花裙子,碎碎的绣花裙,据说现在整个衣橱都已经放不下了。”听到这,我忍不住笑了,是一种羡慕而又感动的笑。幸福的人总是有一种魔力,吸引着别人靠近,然后共同创造更幸福的生活,幸福就是每天能够给你买一条花裙子穿,足矣。心境提升了,最简单的生活,最平凡的举动,成就的却是最幸福的感动。

听夏,大冰一个隐居在云南大理的朋友,是一个漂亮的妈妈,是一个有信仰的女人。她说,这是她的价值观:所有一切数字可以衡量的商品价值,都是我努力要去逃脱的。

老兵,大冰的一个雇佣兵朋友,是一个在现实超越感这点上比我们很多人做得好很多的人。他是当年尼泊尔毛派反政府武装游击队的中国籍雇佣兵,从玉树地震,他带物资进灾区开始,一直到今天还继续针对玉树地区做志愿者工作的人。

路平、大军、听夏、老兵以及很多流浪歌手们,他们都在实践中完完全全地诠释着他们为什么是最幸福的人。他们的故事,给了我很大的感触。有时候,满房间的金钱不如孩子们认真地听你唱完原创,然后抽出一毛钱给你来得感动,呼风唤雨的权力得到的阿谀奉承不如你最爱的人给你的一句情话来得温暖。在现实的社会中,我们往往过多地追逐物质利益而忽视了我们心底最想要的东西,一句简单的问候,一个温馨的拥抱,一个平凡宁静的生活。我们是否应该停下匆匆的脚步想一想,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这个世界是不是你想要的,为什么那么纠结于它?简单的生活呀,触手可及吗?”——大冰。我虽然无法像那些流浪歌手、特别的人一样谱写出很多简单而又不平凡的故事,但我会学着发现真我,找到自己想走的路,不涉及别人的眼光,做一个最幸福的人。

现在大冰在丽江唯一剩下的一家酒吧,叫大冰的小屋。这家酒吧一半是书吧,另一半卖他们自己做的酒。大冰的小屋有上千册图书。在这间酒吧,有一个非常特别的义工掌柜,叫做“菜刀”。他在这个小屋,天天往外撵客人。他觉得你让他不爽了,他往外撵;他觉得跟你聊天没有什么价值了,他往外撵。大冰谈到在这个小屋里发生过很多神奇的故事,也是很多流浪歌手、特别的人的聚集地。看完了大冰的《他们最幸福》,心里有种激动的想法,好想去丽江走一走,停下脚步聆听流浪歌手的原创歌曲;好想去大冰的小屋,寻找那些过往的神奇故事的痕迹,感受不经意间就会发生的神奇故事。希望到时候“菜刀”不要撵我出门。

“他们的人生经历也许和我们有些雷同或重叠,但他们选择了一条不一样的路,他们对梦想和理想的解构和理解和我们应该不太一样吧。财色名食睡、安全感或者说是让别人觉得你过得好,这一切在他们眼中,不那么重要,所以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家会很开心。”——大冰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