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原创
字体:

小谈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

2015年03月16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者: zjzjzzz
摘要:在我们个体认知过程中,同样也是一个探险过程,我们从混沌走向有知,探索不同领域间的可能性。在探索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努力成为“人”,自由的人,而不是螺丝钉,这就需要我们不仅应有工具性的知识,更应有自己的选择与自由。感谢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探索世界的窗口。(作者:陈芳珍 2011级新闻与传播学院)

未知扩散的速度快于已知。

——《黑暗的速度》

今年是大学生活的第四年,在暨大的四年学子生活中自然养成了很多习惯。说起最令我欣慰的莫过于自己的选课小安排。那是两年前我还在珠海校区念书,跟好友闲谈,在问到她的选课安排时,她来了句“周四晚上最好不要选课,有活动。”好奇心的驱使下,继续追问好友,好友道,“周四有讲座。”

一句“周四有讲座”,我便开启了追随讲座的生活,周四晚上的课一概不选,庆幸的是那个时段正好没有必修课的安排。

一、暨大的知识树

“在生命树的近旁有我们的死亡,就是知识的树生长在它旁边;好的知识是用坏的知识高价买得的。”在弥尔顿的《失乐园》中,为我们构建了人类始祖亚当与夏娃受被撒旦附身的蛇的引诱,偷吃了上帝明令禁吃的知识树上的果子被逐出伊甸园的磅礴故事。因为被上帝赋予自由意志,亚当夏娃拥有选择的权利。他们用堕落凡间换来了知识树的果实,这果实的滋味是需要人慢慢品味的。“意志也好,理性也好。若被夺去自由,二者都变为空虚、无用的东西了,二者成了被动,只服从于不得已,这样的服从,有什么可赞赏?我怎么能高兴呢?”在我看来,暨大的知识树有两棵,一棵是图书馆,另一棵可以说就是暨大文化素质讲堂。

网络教学在最近几年风靡全球,学习者不受空间、时间的限制,就可以获得个人诉求,确实是近些年难得的福利。可要在我看来,若可以去现场直接参与讲座,这种体验是多少网上公开课不能给的。在认知过程中,我必须一次又一次地返回到体验中,去发现一个接近真理的东西,因为它就存在于成为我自己的过程中。个体越被充分的理和接纳,它就越容易摒弃那些他一直用来应付生活的假面具,就越来越容易朝着面向未来的方向改变。惟一能对行为发生意义影响的学习是自我发现、自我拥有的学习。到讲座现场去,如果有机会的话。在现场你将获得更多在线公开课视屏所给不了的。讲座的互动、嘉宾的风趣幽默,当你积极投入与众多同学齐聚一厅的时候,才是思维火花碰撞的不错场所。讲座的互动带给我们的时一种投入式、分享式的多项交流。讲座提供给我们一个思考的过程,而不是干巴巴的结论。任何人都不会从结论中产生有意义的学习。

倘若要把百年素质讲堂局限为暨大学子的福利,那可就有点不全面了。碰到过好多次这样的情况,对面华南师范大学的亲们会过来蹭讲座,有的甚至是顾不得吃晚饭从大学城赶来。看来暨大知识树这个界定还不是很全面呢!

二、不受专业限制的大学学术讲座

现代科学体系的确立,为人类的知识生产和人才培养模式选择提供了全新的制度支持。但学科间壁垒的日益形成和学科专业间隔膜日益加深,“后专业主义”不是简单的否定现有的学科体制,而是在肯定现行大学生本科教育体制的同时,力倡一种学术开放意识。美国社会学家华勒斯坦在《开放社会科学》中提到出了各门社会科学的分类是否有效这一问题,现在需要做的一件事情不是去改变学科边界,而是将现有的学科界限置于不顾,去扩大学术活动组织。对历史的关注并不是那群被称为历史学家的专利,而是所有社会科学家的义务。对社会学方法的运用也不是那群被称为社会学家的人的专利,而是所有社会学家的义务。在笔者看来,对于大学本科生而言,我们更不应该固步自封,只限于自己本专业的学习是远远不够的。当然了有很多渠道可以弥补我们在其他学科的不足,阅读、视屏教学、通识选修都不是不错的方式,多听几次学术讲座对了解其他专业研究的动向、常识问题都是裨益极大的。

笔者是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学生,之前在被问到关于工科、计算机信息、政治学时,大脑总是“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最可怕的莫过于在年轻时不去求知了。在本文,我想分享百年素质讲堂第181期尹芝南的讲座《命运是基因决定的吗?》。倘若在讲座之前提及生物工程,我更多的感受则是冷冰冰的实验室。尹芝南是德国柏林自由大学免疫学博士,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973项目首席科学家。像搞这种高精尖的生物工程方面的教授,在我的刻板印象中,必定是不苟言笑、成天埋于实验室的理工男。可在整个讲座的全过程中,尹教授通俗的讲法再配上幽默风趣的表达,整个大厅气氛一直很好。最后在分享人生经验时,尹教授讲到了“做一个好人,做一个好邻居”,将完满人生归结为三个字:心、安、道。心包括平常心、上进心、感恩心、爱心、宽容之心。安就是安定、安心、安排、平安。道即道德、道行、大德。整个讲座过程中慢慢的都是人文主义关怀啊!如果搞科研的在精通科学的同时熟知文史哲,古希腊先贤提出的“全面的人”应该也是这样了。尹教授的例子启发我们学科间的相互了解、相互尊重。

这样不同学科专业的讲座还有很多,像北大国际政治学院阎学通在暨大的讲座《今后十年会发生两极化》;宗教界人士大愿法师做客暨大素质讲堂《禅学中蕴含生活智慧》等等,百年素质讲堂在挑选演讲嘉宾时充分考虑到了各个学科的良好协调。

三、长者的引导——美丽人生

历数各期讲座,在展现嘉宾人生经历中,民间学者章东磐老爷子和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邓启耀的讲座着实吸引人。章东磐老爷子和邓启耀老师有个共同点:人生经历超级丰富。拿章东磐老爷子来说吧,15岁当兵,不久成为神枪手;19岁转业到故宫博物院,耳濡目染成了书画鉴定专家;上世纪90年代初去人美社,编辑的图书获了金奖;之后下海从商,投资过一本叫《山茶》的杂志,是《华夏人文地理》的前身;做过无数种生意,现在他制造的手电筒卖给美国军队和警察,而且卖得不便宜种种角色的成功驾驭,在素质讲堂上,老爷子开场就一语惊人。“我那个时候知道自己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但是因为父母都还在,所以我不能把自己就给了断了。”随着老爷子娓娓道来的分享,一幅幅具象化的图像在脑海中再现,荒野上为了将手榴弹扔得更远的年轻战士;骑着自行车在国家博物馆书画组运送一级保护文物;跟着启功老师学习的宝贵经历;下海经商的起起浮浮;雪山顶山眩晕后得出“所有的神话都是高原缺氧的结果”;带着一帮大学教授办杂志等等。章东磐老爷子在人生经历丰富的同时,具象化的演讲让整个科学观都沉浸在安谧的氛围中。章东磐2003年起又开始对滇西抗战历史进行调查,编辑创作了《国家记忆》。“哪怕他们只剩一个人,我们所要做的也是,中央政府应该给曾经属于国民党的中国抗战军人,像给曾经属于共产党的中国抗战军人一样的国家荣誉。哪怕只剩一个人,我也希望他们能得到这样的国家荣誉。因为哪怕只剩一个老人得到这样的国家荣誉,等他走了之后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可以告诉他的所有的几百万先死的战友,他们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而战斗、而流血、而牺牲是值得的。”

在讲座的最后老爷子饱含深情的说“如果我此生不能看见自己的祖国成为一个自由的国家,我一定死在一片自由的土地上,我宁可离开这个国家,我寻找我自己自由灵魂的那片土地。哪里有自由,哪里让我的灵魂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我根本不相信血浓于水这件事。”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互动环节,当有同学问到很多人没有跟他一样好的运气时,章东磐老爷子讲到“你们别信那些成功的人是运气比你们好,每个人的生命里都充满了运气。”整个讲座让人受益颇多。在章东磐老爷子饱满的叙述中,促使我们对过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跟章东磐老爷子地道的京味普通话不同,邓启耀老师带着浓浓的南方音,一样的是:讲座同样精彩。在第一眼看到邓启耀老师时,很难相信眼前这位清秀瘦弱的老师竟然是中国探险协会人文及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并且自己本人有丰富的探险经验。在讲座一开始,邓老师就幽默将老子驾牛西去的典故来了一番现代性的解读:中国“第一老宅男”老子应约赴秦讲学,却骑牛上路,不懂常识,结果不知所踪。可以推测,老子很有可能是因为老黄牛走得太慢,干粮耗尽饿死,或者被强盗打劫而死在半路了。这提醒我们平时就要培养探险常识。邓老的解读瞬间逗乐了在场的同学。在分享完诸多次探险活动后,邓老师提出了“只有经历才是属于自己”,“即使末日来临,也要看它一眼。”

    探险一种生活方式,在次我想套用邓老师这句话作为我的分享的结束语,探险无处不在,在我们个体认知过程中,同样也是一个探险过程,我们从混沌走向有知,探索不同领域间的可能性。在探索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努力成为“人”,自由的人,而不是螺丝钉,这就需要我们不仅应有工具性的知识,更应有自己的选择与自由。感谢百年暨南文化素质教育讲堂,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探索世界的窗口。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